七年的時間應該不算短。

從出生的嬰兒都可以進入小學一年級。



我七年沒「認真」練琴了。



即使是之前準備考試,

有時候還是貪玩就放著一個月沒練。



好了,不是一直可以這麼任性的。



換了一位鋼琴老師,

一開始就下重手。

目前來說應該是 Prokofiev 最為慘烈....


和小巴則是勉強找一首「看起來」比較不難的。



其實會有點後悔,

畢竟把時間切割出來練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不像以前那樣年輕有體力了。

強提著精神練琴,

只是讓錯音以無限平方的出現。



突然難以想像以前到底大學怎麼活過來的?

當然啦,書應該是念得不多。

常常在每堂課的空堂之間,

跑出一節琴點,快去練琴;

或者尬個大提琴伴奏要去彈,

不時管樂社當個槍手吹吹長笛。

晚上可能聚集琴房聊是非,

手裡談著小巴平均律,

眼光看著同學,

嘴巴呱啦呱啦拼命講。

直到十一點收工回寢室。



其實不是很用功的四年。

雖然老師非常好。

我拿得出來的曲目都是大學之前的。

我應該深切反省。



昨天中午在學校利用空堂小練一下,

下來發現手真的要廢了。



或許在生命中,

我一直不是走演奏的料吧。
















    全站熱搜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