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白天在鹿港吃著冰的時候看著鹿港的人,

他們騎著摩托車到市場買吃的,

隔壁有攤賣衣服的,賣力的叫喊:「只有今天,快來買。」

玉珍齋裡買糕餅的客人絡繹不絕。



我吃著冰,

心裡想的是:

「啊!我不想回台北!」



昨天的主持人說了一段話:

「各位,最近台北很亂。注意,是只有台北很亂,台灣其他地方一切正常。」



沒錯,一個鹿港小鎮,每個人正努力過自己的生活。

台北的紅衣人還繼續霸佔的台北車站不放。



現在的情況就跟 2004 年的叭叭夜市一樣,

台北的凱達格蘭大道的凱達格蘭王國,

用自己的法律在那邊自爽。

大木說那時候很多在國外的朋友一直說要她快點離開台灣,

台灣很亂很危險。



但是大家都知道,就連台北縣、市,

就是凱達格蘭國最亂。



長久以來媒體以台北為中心,

以台北看台灣,這種惡習已經行之多年。

而大家似乎也被迫接受了這樣的台北觀點。

打開電視,能報導的就只有台北的紅衣人。

喔,還有南投去堵阿扁的紅衣人。



這一個禮拜來的台北,籠罩在這種紅衣恐怖之中。

915 那天我搭捷運去景美聽講座,整個車子都是紅衣人。

應該如何形容那種氣氛呢?

或許有人跟他們同一立場的,會露出微笑應和。

但是我跟他不同立場的,

對我來說,我得要小心翼翼,

因為他們人多勢眾,而我卻不知道誰和我是同一立場的。



我從竹圍開始搭(車上一直都有紅衣人),關渡站有一群紅衣人上車,

一位老先生很大聲的說:

「你們哪一站下車啊?」



真的很大聲,大聲到幾乎全車的人都轉頭看著他們。

但是他們不以為意。

那時候我正要打電話給阿明,我第一句話就是『靠夭!』

我只能「小聲」的跟阿明抱怨這些人在車上的行為。

旁邊一個女生聽到我和阿明的對話,

一直不停的對我微笑。

我也笑笑的回望她。

算是一個會心的微笑吧。



呵呵,我只能「微笑」,卻很難說話。





啊,好亂的台北,真是很痛苦。

但是卻又不能離開。

南部已經沒有缺額了啊!



很煩,

給我一個正常的台北吧。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