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夢到小妙。



現在她應該不叫小妙了,

不過總是習慣這樣叫她。

也好,替她隱姓埋名。



有點有趣的夢,

好像是運動會吧,

她剛好站起來,

我剛好看到她。

看起來似乎認得我,又好像不記得我。



我找了她們導師和她聊聊。

她們老師竟然用「怪物」形容她。

因為她的頭髮不會長,

她沒有長大,

只維持原來的樣子。



是沒錯,在我夢裡面的樣子,

還是她在我班上的樣子。

問她眼睛好了嗎?她說已經好了。

和我說了不少話,

聲音還是一樣好聽。



很想知道現在她好不好。

以前的事情對她有沒有陰影呢?

頭髮是不是已經長了呢?

眼睛是不是真的好了?



也許她已經不記得我了,

但是我永遠會記得這樣的一個孩子。


















-----

    全站熱搜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