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去聽學妹的畢業音樂,

到場的時候正是中場休息,

一群人在門外吃著餐點,

等待下半場的開始。



學妹彈的好壞不是我想講的。

我想講的是那種暌違已久的緊張氣氛。

我看到學妹上台那一刻,

我自己在台下卻也背脊發涼。



只要上過台就知道那種感覺。

不管是演講或者是表演。

下面眼睛看著你,

期盼你能有一番表現。



不是每個人都像  Prokofiev 那麼的得意炫耀的。



當然,有一部份無法被支撐是因為自己的準備不夠。

沒有信心就無法放鬆,沒辦法放鬆就身體僵硬。

身體僵硬就什麼都沒有。

不斷的惡性循環下去。



老師說,rehearsal 不代表什麼,

唯有等音樂會結束之後才能論斷。



沒錯,這就是這個領域的殘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