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忙著遊記更新,許久沒有多寫些文字了。
理由有很多,其中之一是我腦子裝了好多東西,自己沒有空好好消化。
二來年紀大了,對於某些事情我開始更冷靜的看待。
關於年金這件事情,想想還是來寫一下吧。

IMG_1135.JPG  
(2016 一月,在楓港看到的景色,很奇怪的雲,光從雲縫中透出。)
為什麼挑這張圖呢?
大概就是像現在我對年金改革的看法一樣吧。

先說,我認為年金改革是必要的,而且絕對要做的。
職業不分貴賤,大家都很辛苦的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努力著。
沒有任何理由去區分你的工作比較辛苦比較高尚,所以你領的退休金要比較多。
所以也不是我辛苦出賣勞力比不上做辦公桌動腦的,所以我領的退休金就比你少。

年金改革無非就是求個「公平」。

當然這不是要求要齊頭式的平等。
像軍人,我認為他們的工作性質特殊,工作時間長,
將他們併入跟其他人一起算,這並不公平。

整個年金處在一個不平衡的狀態下,
部分職業領得多部分職業領的少,整體沒有一個平衡性。
因為退休金的不平衡,更是讓各職業間產生各種對立、歧視。

身為教師,我算是中間最尷尬的份子。
我工作了十幾年,距離退休說遠不遠,沒有 18 %,全部是新制退休系統。
其實到現在我還是不大知道到底等我退休的時候可領多少錢。
據說大概月退的話四五萬?
但我我常常悲觀的認為,到我的時候也許已經沒有退休金可領。
因為教師年金破產在即。

各項年金破產年限早就被計算出來了,
所以當然要改。

這一次 9/3 大遊行不參加的理由很簡單,
這些人打著名號是要尊嚴,不要污名,
但事實上是否對年金改革有提出任何的具體建議?
沒有,完全沒有。
啊,對不起,唯一的訴求就是,
我們不反對改革,但是不能改到我的錢。

要求年金改革不能溯及既往,
根本就是笑話啊。
那改誰?不改你們就改我們現職的囉?
改我們晚退休、多繳錢,填補你們的缺口。
真的,這種話說得出口,真是要不要臉?

所謂的開會,是要提出具體意見才有意義。
整個會議都是叫囂,批評別人不懂,
這些人要代表公務人員出來發聲,
這種態度是沒有人要支持的。

很多人說,
當初我跟政府訂定契約,
怎麼可以中間就改變契約呢?
哈囉,這個政府跟你訂契約,但你的薪水和退休金是其他國民的繳稅發給你的好嗎?
結果繳稅給你的人領得比你還少,這算什麼?

我認為軍公教人員既然身為政府的工作人員,
就必須有體認:
一、你的薪水和退休金是人民的錢。
      你的老闆其實是人民。
二、既然你在政府下面工作,
      你就要知道你也跟其他勞工一樣,
      隨時要被老闆降薪水、改工作。
      很多人應徵的時候說薪水有五萬啊,
      但是公司營運不好,沒有錢,說把你降到三萬就立刻降到三萬。
      太低?不合理?那不爽不要做啊。
      這些勞工也跟他們的老闆訂定契約,
      但是說改就會改。
      當然不合理的他們也會抗議,
      但沒道理公務人員的契約就無法更動。
三、既然在政府下面工作,
      那應該讀了不少書,通過不少考試,學識也比較豐富。
      身為知識份子,應該要有社會責任。
      而不是自詡為知識份子,卻無同理他人之心。
      關懷比你更弱勢更需要幫忙的人,
      才能彰顯讀書人的風骨不是嗎?

另外,每一種年金都有自己複雜計算的系統,
應該先整合內部,在和其他的職業別做修正。
光是教師內部,就有新制舊制兩種,
兩區塊的教師所持的意見就不同。
我是新制教師,我反對延長新制教師退休年限以及補繳退撫基金。
請退休教師提出改革方案,
而不是只喊著不要改革我的錢。

小英說,
「年金改革,是我們這一代人不能迴避的責任。
   每個人的退休生活都應該要被保障,整個年金制度的破產危機,也應該要處理。
  她說,現在就是改革的時候,現在不做,我們馬上就會後悔。」

這絕非恐嚇之言,也不是分化世代。
因為不用等到下一代,在我這裡就會蒙受其害了。

遊行是民主社會的表現,就祝福他們運動順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