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這一篇是要放在之後的某一篇省思要寫的,
不過既然這兩天一直有癲通的消息出來,
那就提早寫一寫吧。


這兩天一直有新聞在報導癲通(tegretol )這個藥物所產生的藥害。
研究指出因為亞洲人的基因而言,非常容易對癲通過敏,
繼而造成皮膚過敏現象嚴重。

我看到新聞問了我爸,ㄟ,我小時候吃的是這東西嗎?
我爸說,是啊。

我的人生真的要用「傳奇」來形容了嗎?
看到這個藥害比例這麼高的藥物,
我竟然吃了七年都沒事,我看我真的有歪果人的血統了。

是的,癲通是治療癲癇的藥物。
讚吧,這個症頭我也有。
癲癇就是俗稱的羊癲瘋,其實就是腦部不正常放電所引起的現象。

我是後天造成的。
記得當時年紀小,
我因為騎快車跌個狗吃屎(我想至今我爸媽才知道為什麼我會騎到跌倒,但我還是不敢說出為什麼我要騎快車),當場撞個豬頭三的樣子。
我還記得嘴唇腫很久才消掉。

本來以為只是單純的雷殘事件而已,
沒想到有天晚上,我換牙,睡到一半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
我爸覺得不對,把我叫起來。
迷迷糊糊的漱了口,又繼續回去睡覺。

接著,我在學校午睡的時候,覺得有人搖我,
我還以為是當糾察隊的表哥來鬧我,
回家還跟我媽告狀。

我爸媽覺得狀況怪怪的,
我爸媽各自問了朋友,
先帶我上臺北三總拍了 CT(所以我人生中的 CT,第一次在三總,第二次也是在三總)。
確定腦部沒有血塊之類的,
後來又回到高雄802醫院去檢查。


確定是腦部放電不正常之後,
就開始我的服藥之旅。

所以從小學四年級開始,我就開始服用癲通,
一直到高二,我自己把藥停了。
一天要吃一顆半,三餐飯後吃。
藥很貴,一顆要七八塊吧。
小時候還要媽媽幫我剝藥(一次吃半顆),
後來常常自己就剝了起來。


我很幸運的兩件事情是:

第一、這個藥害嚴重的藥品,對我沒有造成損傷。
也由於很早發現,在五年內就開始治療,也控制住。
我是歪國人

第二、在我有印象的三次發作中,都是睡覺中發生的。
換句話說,我沒有人清醒的時候發作過。
雖然一開始因為擔心,所以游泳(我小學游泳池很讚)、跟一些活動都沒做,
不過後來我開車騎車都沒問題。
我19歲開始開車的時候我爸也是很緊張,
不過我推論了我發作時間,
我覺得我醒著發作機率應該沒有,
叫我老爸安心。
這真的是太幸運了。

後來看資料才知道,
癲癇發作一次,其實會損傷智力。
好險好險,我有印象的只有三次(沒印象的就不知道了)。

我都跟我媽開玩笑說,
我要是沒有撞到頭,現在說不定更有成就哩。

小時候覺得這種東西會不好意思說出口,
不過長大之後覺得沒什麼。

大家都覺得我在虎爛......
因為在過程中間的我看起來,
不像腦有損傷或者智力減退的樣子。
有啦,我的數學程度很智障沒錯.....)
不過我曾經想過,我的腦子不停運作,和這有沒有關係?
弄得我真是腦神經衰弱......

感覺這一篇應該要寫的感性不已,
為什麼我覺得讀起來卻變成搞笑文章?
其實過程還是有辛苦的地方。
發作的時候除非把我叫醒,
不然停不下來,我媽根本沒有力氣制住我(小時候就跟牛一樣了)。
我想我爸媽也很緊張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發作,
那種精神壓力也是很大的。
我應該也是算是「歹腰飼」的小孩吧。



其實這一篇是要寫在我對何 杰金氏症這件事情的前言了,
先寫了也好,免得太過冗長。
認真說起來,我的人生,不停的在修煉中。
到現在仍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