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7-01 01:26:22



今天終於放假了。



這幾天打掃教室的時候,在櫃子裡發現了一根羽毛。

後來我還是把他掃走了,跟著垃圾袋裝走。



那是槌槌的羽毛。



槌槌是一隻畸形的翎角鴞,

撿到他的善心人士為了要救牠,

連車子都壞了。



參加鳥會救傷組以來,第一次收養翎角鴞。

心裡難免有些興奮。

但是把他帶去給醫生看過之後,

心裡就沈了下來。



他是先天的畸形,

腳的抓力不夠,

肌肉也無法伸展,

所以無法站立,

牠是躺在地上的。



餵食的時候,食慾也不夠好,

吃不上翎角鴞平均的量。

我都是得要抓起來灌他。



老爸看到牠那個樣子總是說,

大概活不久了吧?



大概三週之後,我還是把牠交給資深義工,

看看能不能幫助牠。

畢竟阿雪家還有一隻長達五年的殘障翎角鴞。



槌槌很努力,

也曾經想要站起來,

但終究還是不敵先天的條件,

再會了。



看著他的毛,而牠不在了,

這種感覺很奇異。





從救傷的過程中,

深刻體驗到物競天擇以及遺傳的脆弱。

我永遠忘不到同一窩的燕子,

硬生生的推擠掉另一隻燕子。



會被民眾撿到的,

除了天災人禍,就是自身體質不佳。

物競天擇在此表露無遺。





C-マンション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