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過的很忙碌,

連坐下來喘息一下的機會都沒有。



星期五的上課,老師竟然對我的小巴賦格感到滿意。

其實比較意外的應該是我吧。

小巴耶~向來跟他感情不好。 



常常無法理解他的數理性的頭腦,

怎能把音符轉化成數學?



四部賦格常常是你追我我追你,

然後雙手在鋼琴上打結。



我的背持續的疼痛。



不符合人體工學的椅子,

以及各種歪曲的動作,

努力發出聲響。



回頭一看,

桌上還有滿滿的作業。

學生的作業,還有我的作業。

一大本會議記錄簿,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東西。

散佈在我的四周。



 抵抗是沒有用的。



他們井然有序的來到我的四周。

而我只有一個人。



除了抱住他們。

我無計可施。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