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無名隨筆記 (5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考完試之後,其實不想再去想了。

不過總是事與願違,

這幾天和同學密切聯繫,

不得不去面對考試這件事情。



彈得不好是不能找理由牽拖的。

就是這麼殘忍,無論多認真多努力,

沒有天份就是不行。

臨場會發生什麼事情沒有人會知道。



我完全接受老大對於我之前的結論,

我現在是在承受我以前的因所種下的果而已。



剛剛把大四時候的巡迴音樂會 mp3 拿出來聽。

到底我那時候在幹嘛呢?

Brahms op.114  for piano、clarinet and cello。

Quatuor flute quartet。

練室內樂、練長笛、練伴奏。

練鋼琴?

不記得了。



記憶中唯一最喜歡的表現,

是幫清在大四練的一個伴奏,

瘋狂單簧管,伴奏只能說也是無敵瘋狂。

我記得練的我們很煩,因為只有我們自己和的時候,

根本不會「合」,就只有「亂」。

阿男老師的點撥一下,曲子就跑出來了。

在高雄那場,只能說是一整個爽。

她吹得很棒,我也彈得很高興。



錄音中的長笛聽起來也很不賴,

非常好笑的四重奏,

因為第一跟第四竟然是副修吹的,主修吹中間兩部。

其中得要用到打舌的技巧,

也是我們兩個副修負責打(譜上是要四個一起打)。



我一點都不想聽自己的鋼琴solo。



出來上班聽我指揮的合唱團也很不錯,

還頗有樣子,曲子修了,也拿了名次,



唯獨只有彈鋼琴。

為什麼這麼難?



吹長笛、彈伴奏、指揮合唱團,

我都覺得很開心,很好。

可是彈鋼琴的時候,整個人就倒退二十年一樣。



真的好難。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aDM3_6w8-E



前天在批踢踢逛到的吉他神人。

旁邊彈 bass 的,根本也是一整個強。



其實我更介意的是他們的表情。

很自然、很開心、很舒服。



のだめ 之所以彈得好,

是因為她喜歡「玩」音樂。

粉紅色的莫札特,

她沒交往過的對象的舒伯特。



我不是在玩,是在做功課。

差別就這這裡吧。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photo.xuite.net/djlice/1350451/18.jpg



或者是千秋真一的房間



http://photo.xuite.net/djlice/1350451/23.jpg





只有一個共通點,

那就是我要的目的。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兩間音樂教室都各有一台直立鋼琴。

我現在用的這一間,在學期初的時候真的超級難彈的。

聲音完全不像 YAMAHA 那種亮亮的聲音,

一度我們音樂教室懷疑它是假的 YAMAHA。



這一台買來很久了,所以聲音沒開很讓人奇怪。

我之前三年帶音樂課都在低年級,

很少上來上面用音樂教室。

一直到這學期,我所有的課都在這間音樂教室。

當然,鋼琴也歸我管。



今天上課的時候發現,

這聲音是 YAMAHA 的沒錯,

觸鍵的感覺是 YAMAHA 沒錯。



那之前應該是聲音都沒開吧?



那天雨潔爸叫我去試試看另外一台2號的 Yamaha。

我彈了兩小時之後問,這琴多久了。

他回答:已經七年了。

七年?我還以為剛開的勒,聲音完全是生的。

雨潔爸說,所以要你來開啊。

原琴主副修鋼琴,所以根本沒在練。





這兩件事情讓我有個結論:

一、樂器果然還是必須要多使用,聲音才會開。不過我家那台老

        琴,雖然不像葉老大家的琴弦被彈斷,不過啞掉的聲音和鬆垮 

        的琴鍵大概神仙來也沒救了。



二、雖然一樣都只彈上課的簡單歌曲,沒有什麼大曲子在逼它聲音

        開,可是竟然還是被我彈開了。意思是雖然只是兒歌,但是我

        的「指力」已經滲透進去了.....吧?下次誰肩痛,我可以幫忙捏

        一下......





突然想起在新竹的琴房。

呵呵......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當專心做一件事情的時候,

永遠不會成功。



無心插柳柳成蔭,

那到底是要我怎樣啊?





註:照片中的女生是我高中同學。

        希望拍相親照的人,請與我接洽。

        費用很便宜的~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媒抗跟大家論戰「校園體罰被禁,台灣教改最大成果之一,台灣人權更進一步 」幾天之後,

講到後面越來越覺得有趣。



我覺得論戰好玩的地方,就是看大家的思維。

我覺得很好玩。



後來看到一個人發表的心情日記,說他是壞學生,

但是也沒有受到體罰等云云,

自己覺得好笑了起來。



這樣說起來,我也是個壞學生。



小學可能還是好學生,

國中雙子座發作開始作亂。

不唸書,看漫畫、迷偶像。

我國中老師完全是以分數為導向的老師,

所以成績爛的人在她眼裡應該也不是人。

畢業音樂會,老師弄了一堆大雜燴的節目,

我起來跟老師反抗,認為既然是畢業音樂會,

那當然要以大家的主修為主,

幹嘛弄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所以國中三年,我應該是老師的眼中釘,肉中刺啊。

正因為遇到這種老師,所以後來竟然當了老師這工作,

我提醒自己,千萬不可以步入我那老師的後塵。



有沒有被羞辱?

呵呵,當然有。

我死了沒?沒有。

我有沒有因而心靈受創,

老實說,有。

不過後來其實我還滿謝謝那個老師,

要不是她那樣的羞辱我,我可能還是混吧。

就是因為她那樣看不起人,

因為國中不認真,所以高中考爛了,反而立志雪恥。

由於一股的不服氣和跟你拼了的想法,

總之後來也就應屆考上大學,還當了老師。



我一直說一件事情一體兩面。

我受辱了,我可以選擇立志向上。

我受辱了,我可以選擇一輩子墮落。

人生的路途就是這樣的選擇和看待。



當然,那樣的日子不好過。

回頭去看,也笑不大出來。

但是我一直相信最艱苦的環境,才會造就卓越的人才。

偉大的作品都是在作者最困頓的時候產生的。

Beethoven  的耳聾、梵谷的發瘋畫作。



我有時候會想,以前我們的老師沒有教我們要獨立思考的方式,

所有的教材都是部編本,黨國思想、大中國主義全包在裡面。

就如同他人說的,那種威權體制,只要學生服從和忍耐,

那現在我所擁有的這些思考方式,到底從何而來?

威權體制下,就不會有獨立的思考嗎?



能不能有獨立的思考,我認為跟閱讀很重要。

吸取各方的知識,經過大腦吸收消化轉化成自己的養分,

在面對各種環境當中,選擇自己優勢有利的方式生活。



所以我認為威權體制與有沒有獨立思考並沒有絕對的關連性。



為分數打小孩一點意義都沒有。

我從小成績爛,還不是這樣念到研究所。

所以我從來不覺得成績不好要打。

唯一品德的部分,不管用任何方法,都希望孩子能夠走向正途。

品德是比學業更難教導的部分。

因為它太抽象,不具體,在幼兒時期需要具象學習的時刻,

這是很難的部分。

如何讓邏輯尚未建立,語彙使用尚不順利,

去瞭解抽象意義的名詞?

如何讓品德能夠變成親身體驗?

哈哈,縱使是教育學者,

在認知時期的智能建立、品德建立,一直是大課題。

何況很多所謂的「學者」,大都關在研究室,

還不是真的去接觸學生。



老實說,

如果真的依照所謂的依法行事,

教師法第十七條中所名列的教師義務,

不用管吃飯、管作業、管生病、管打架、管XXXXXXXX,

那真的是很快活的。



一個小孩子翻牆出去,老師不要管,

其他的學生有樣學樣也翻了出去,

受傷了,責任要誰擔?

搖開窗戶爬進去,跌傷了,責任誰擔?

記得新竹國中女生摔落棚架摔死的事件嗎?

當時家長怎麼說的?

我好好孩子給你,為什麼這樣回來?

老師難道有教要去走棚架嗎?

同學走過沒事,孩子想說走過去沒關係,就這樣摔死了。

到底,責任是誰?



上課吃東西,同學看到肚子也餓了,

大家都一起吃起來了,課不用上了,萬歲。

雖然沒有危害他人,但是可能影響他人。

老師可以不要管嗎?



就如同我說的:

如果學校孩子受傷老師沒有跟您聯絡,您會不會生氣?

如果孩子沒有寫功課,老師不聞不問,您會不會覺得這老師不盡責?

如果孩子中午不願意吃午餐,老師也隨他自由,那會不會覺得老師為什麼不關心孩子?連有沒有吃飯都不知道? 





家長如果能夠接受這種教師權責劃分,

我想老師也會欣然接受的。





比較難過的部分,是對教師的成見。

顯然大家都被爛老師蹂躪過,

所以也不相信老師。

這對後來出來教書的人很不公平,

對一直在線上很認真用心的老師也不公平。

家長對教師不信任,常常伺機要找老師的瑕疵。

雙方都不信任,受害的只有小孩。





沒關係,溝通溝通,有溝看能不能通。

不能通,至少我表達的我的意見了。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上課的時候,因為不想影印(浪費紙張),

所以把「奇異恩典」超在黑板上,叫小孩抄到音樂簿去。



抄本子,我沒事做,隨便彈彈一些曲子。

其實是在找音,覺得好玩。

後來彈了「美麗島」和「伊是咱們的寶貝」。

也把奇異恩典彈了一遍。



小孩馬上有人說,奇異恩典是白色巨塔的主題曲。

我沒搭裡,繼續反覆彈著「美麗島」和「伊是咱們的寶貝」。



中間停頓的時候,小孩喊著:老師,再彈一次,好好聽!

有人說:我知道,這是台語歌耶。



我笑笑,繼續談。

隱約中聽到有人開始哼著這些調子。



瞬間換了一首「台灣魂」,

小孩反應也好快,「跟剛剛的完全都不一樣耶!」

我回說:這就是進行曲啊。



下課了,有人圍過來:

「老師,我知道,那是守護台灣的歌。」

說完便唱了起來。

旁邊有人答腔,好好聽喔。



又有人說,我們來唱「奇異恩典」。

好啊,有什麼問題。

開始唱起奇異恩典。



我問,剛剛那些歌都好聽嗎?

好聽啊。

那,下次再教你們唱吧。





========================================



奇異恩典、聖誕鈴聲,都是宗教歌曲。

在外國人耶誕節的時候,我們在台灣唱著應景。



耶誕節其實跟我沒什麼關係,

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或者基督徒。

但是純粹用音樂的角度去看,

我很喜歡聖歌。

國中超流行的合唱曲「聖城」,

一直讓人很感動。



聖歌很有趣,

不懂得歌詞也沒關係,

和聲和旋律會讓人從內心感動。

以前曾經唱過彌賽亞、以利亞、安魂曲等等,

不是教徒,卻被音樂感動。



有些人對台語歌有很多誤解,

覺得沒水準。

嘿嘿,講這種話的人才真的沒水準。

把台語歌詞拔掉之後的旋律,

可是比那些華文歌曲來的深刻。

我沒有給孩子歌詞,

只是很簡單的旋律,

孩子的耳朵就會知道這是好的聲音。



嗯嗯,也許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

讓他們多聽一些好的旋律,

不要老是聽那些一一啊啊,唷唷man 的歌,傷耳朵。

再來一起唱台語歌吧。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某日,老媽說我是歪嘴雞。

這應該也不是什麼新聞,

不過我覺得我還算是平易近人啊,

只是愛吃好的而已咩。



當天暱稱換成「我媽說我是歪嘴雞」,

才發現原來不少人不知道什麼叫做歪嘴雞。



其實應該說是歪嘴雞仔,

會有個仔的尾音。

這算是通俗的閩南語的用詞,

可是現在卻越來越多人不知道這是什麼。

有人還跟我說,不要說你是機歪嘴就好。



有陣子很喜歡看三立電視台的八點檔,

我忘記是哪一檔了,

劇中的台詞常常用到很多的台灣俗俚,

非常有趣。



語言之死,在於沒有使用流傳。

嚴格來說,我也是受北京語教育長大的,

和同學朋友間的對話都是使用北京語,

甚至很多時候我想事情的時候也是使用北京語。

在教育上使用北京語的訓練,

讓我有很大部分會無法使用我的母語流暢的表達我的意見。



我覺得使用不同語言思考事情會有些不一樣。

同樣一件事情,

使用台語、北京語、客家語、原住民語、英語、日語、德語,

說出來的語氣、語句的結構是不同的。



對於我自己的母語可能在流失當中,

會讓我覺得焦慮。

對於別人的母語在流失,

我也會為他們焦慮。

總覺得就這樣一個語言不見了,很感嘆。

一個語言的發生並不是容易的事情,

但是要消失卻很快速。



閩南語或許沒有這麼迫切消失的危機,

但是正在消逝是個事實。



經歷過「說台語要罰錢」、「說國語要掛狗牌」的年代,

北京語已經成功的成為台灣流通最廣的語言。

在媒體的強力傳送,學校教育的普及,

也使北京語成為台灣最強勢的語言。

我深知想要成功必定得踩著別人往上爬的道理,

雖然我一直很不喜歡這種方式。

北京語成為強勢語言,

踩掉了台語、客家語、原住民語,

他成功了。



一個歪嘴雞,讓我有很大的感慨。

會講的人啊,就多多講吧。

我們這代以經不大會說台語了,

慢我幾年的世代也不會講,

更別說以後我們的小孩會不會講了。









到時候,台語就會完全死亡。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去聽了一場小提琴跟手風琴的音樂會。

聽到一半沒聽完我就走了。

上半場的曲目是一首巴哈的小提琴與大鍵琴的曲子,

第二首是 Piazzolla 的  華麗的 tango。



拉小提琴的是今年剛拿到博士的一個女生,

可是我就是不喜歡她的聲音。

巴哈的第四樂章還可以。



手風琴的技巧其實很好,

但是變成大鍵琴的時候,

感覺就是很怪異。



等到 Piazzolla 的曲子之後,

就覺得還是下次再聯絡了。

或許是因為臨時組合的關係,撇開默契不要講,

兩個人在互相找對方的情況很嚴重。



因為個人喜好,

所以我有很多 Tango 的 CD ,

有些版本是 Piazzolla 親自演奏錄音的版本。

沒有認真研究,純粹愛聽而已。

Tango 最基本的音型 :

附點四分音符 +八分音符(連結線)四分音符+四分音符。

這是維持 Tango 流動的基本。

在一些錄音版本中,

還會有 Bass 、鋼琴等其他樂器的組合。

手風琴當然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有時候我會覺得古典拉法那種完美的聲音不適用在一些民族音樂演奏上。

稍微的一些不完美,或更可成就音樂的完整性。

拿「女人香」那段配樂來說,

雖然我很喜歡帕爾曼拉的,聲音甜美,非常溫暖。

可是聽到電影配樂原版拉的時候,

雖然聲音不是那麼圓潤,

卻反而有她的張力。



或許那個小提琴有點太緊張,

整個聲音是繃住的,

聽不到 Tango 的流動。

聽到我整個人坐立難安。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血統中流動的韻律感,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學得來的。



http://www.piazzolla.org/

有興趣可以跟我問 cd,

有些推薦曲目。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我耳朵一直聽不清楚。

類似搭飛機耳朵塞住一樣,

但是怎麼弄都沒有改善。



去看了醫生,醫生說過敏導致耳咽管塞住了。

快則一個禮拜,慢則一個月。



吃了幾天藥,沒有很大的改善,心裡很暴躁。

今天上課的時候跟小孩講話的聲音,

有一半是蒙在外面的。

自己彈琴的聲音也是一半一半。

很不平衡。

左邊一直聽到轟轟轟的聲音,

進到耳朵的聲音一邊是拖拍的。



保險起見,去買了耳塞,

在洗澡的時候避免水再次進到耳朵,加重病情。

戴上耳塞的感覺很恐怖。

大體上聲音似乎不見了,

但是卻又有細細的聲音。

潑水洗臉的聲音和平常聽到的也不一樣。

我確定那是水聲,但是和平常的聽起來,

音質和聲響完全不一樣。

毛巾擦臉的聲音也不一樣。



感覺有點恐怖。

或許會有那麼一天,

我什麼都聽不見。

或者,連眼睛也看不見。



誰能知道明天的事情呢?




醫生交代,多用比較聽不到的那邊吃東西。

真是很帶賽,剛好那邊牙齒痛。

不過問過牙醫,說吃東西沒問題,

就努力咬咬看。

似乎有好一點的感覺。



快點好起來,

不然我會跟 Beethoven 一樣壞脾氣!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穿上比較正式一些的衣服,

就得要穿上皮鞋。



其實所謂的高跟鞋,或許以別人的眼光來看,

不過只是低跟鞋而已。

但是對我來說,已經很高了。



高中的時候規定要穿皮鞋,

我就記得我高一的時候,

活生生從樓梯上摔下來。

幸好我反應快,

沒有跌個狗吃屎。

不過我當下覺得,這輩子和皮鞋應該沒有什麼緣分。



上班以來,

還沒有遇到很龜毛的老闆,

所以我依然常常穿著我的運動鞋上班。

其實穿運動鞋的好處很多,

好的鞋子有完整的包覆系統,保護腳踝和腳趾。



有些高跟鞋是很美沒錯,

不過一想到那些鞋子沒有氣墊,

沒選好協型還會拇指外翻。

而且穿了鞋子又要搭衣服、搭包包、搭臉上的妝.....

還是免了吧...

女人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折磨自己的身體?



今天穿了將近六小時的高跟鞋後,

我的腳趾很痛。

有根腳趾竟然烏青了!!

我還是穿著有黃金鞋底的運動鞋吧!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晚上去聽學妹的畢業音樂,

到場的時候正是中場休息,

一群人在門外吃著餐點,

等待下半場的開始。



學妹彈的好壞不是我想講的。

我想講的是那種暌違已久的緊張氣氛。

我看到學妹上台那一刻,

我自己在台下卻也背脊發涼。



只要上過台就知道那種感覺。

不管是演講或者是表演。

下面眼睛看著你,

期盼你能有一番表現。



不是每個人都像  Prokofiev 那麼的得意炫耀的。



當然,有一部份無法被支撐是因為自己的準備不夠。

沒有信心就無法放鬆,沒辦法放鬆就身體僵硬。

身體僵硬就什麼都沒有。

不斷的惡性循環下去。



老師說,rehearsal 不代表什麼,

唯有等音樂會結束之後才能論斷。



沒錯,這就是這個領域的殘酷。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的手機掛了將近三天。

應該說是我的 sim 卡掛了三天。



莫名其妙的跟我說「手機已限制」。

阿是限制個屁。

按過各種密碼完全無效。

後來換到別支手機試試就知道 sim 卡沒救了。



今天去中華辦的時候,

那位阿姨人真好。

大概是看我很可愛又很善良,

所以免費幫我換 sim 卡,

而且幫我換電話簿容量比較大的呢。



阿姨還非常好心的,

幫我用一個小機器對拷兩張卡。

很幸運的,雖然電話讀不出原來的卡片,

可是放到那個小機器裡是可以讀的。

不然那麼多電話不見,

真的是欲哭無淚。



想想真是懶,

以前還有手抄電話簿,

現在有手機之後,

真的是懶到不行。

有些人的電話我還可以背,

有些就完全不行了。

不過現在的電話數量比以前多太多了。

以前一家人只要背家裡一支電話,

現在一家五個人,最少要背五支電話。



久不用腦袋就會生鏽。

為了防止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我覺得還是認份一點寫個手抄電話本吧。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年一度體育表演會又來了。

之前四年帶班,只要把班帶好就好。

現在回到科任去了,就有其他的事情要被安排。



每年的工作大概都差不多。

今年我們科講好,

兩人帶節奏樂隊,兩個人去播音。

我們跟訓導處說,我們不要當司儀。

因為我們已經當很多年司儀了。



第一次籌備會下來,

卻又叫我們要去當司儀。



司儀這個工作我前三年在科任的時候也當了兩次。

基本上我是不討厭,

只是很厭煩要一直講話。

更討厭的是,為什麼每次都是我們要當司儀?



很白癡的說法:

「因為你們音樂老師的聲音比較好聽。」



這什麼鬼?



是有哪個研究報告說學音樂的人講話聲音一定比較好聽?

還有什麼學音樂的唱歌比較好聽?

最噁爛的是學音樂的人比較有氣質。



幹!氣質一斤值多少?

說啊!



這種偏見的誤謬不知道是如何傳遞的。

學音樂的人與聲音好聽不應該是等號的。

可是大家卻把它認為是「理所當然」、「理應如此」,

並且無條件接受這種推理。



拜託醒一醒行不行啊?



既然說要聲音好聽的,

那我推薦本校英文老師,

人家還會講英文喔,

遇到外賓還可以落英語,

豈不是更好?



另外,我也見識到了鄉愿。

我們所要求的無法被重視,

這中間當然還有我們的學年代表沒有轉達我們的意見有關係,

而明明都知道問題在那邊,卻不願意去解決。

以經關係到自己的,沒有在出席單上,也是可以列席的。

你們卻要選擇等待別人的決定。



那就繼續被人家丟來丟去吧。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猶豫。

不知道要不要把無名的東西全部搬走。

其實用起來還不錯,

只不過有時候很機車。

圖傳不了,留言沒辦法留,文章跑不出來。



網路上群起攻之。



當初會來這邊,也是從 pchome 新聞台轉過來的。

因為新聞台的功能太少。

然後當時非常盛行網路相簿,

從 ptt 先連到 wretch 的 bbs 站,

註冊完,才有這邊的相本可以用。



後來無名完全獨立,

不需要先到 bbs 網站註冊。



不知道,或許再用一陣子吧。



目前暫時在http://blog.pixnet.net/copo還有一個。

不過應該會跟這邊同步。

選擇 pixnet 是因為之前就有帳號(最早他們跟 ptt 合作),

而且介面的感覺跟無名有點像。

中華電信的 xute 也有,可是用不習慣。

sina 跟  yam 我不愛,sina 根本就是中資。

最近慢慢有人用 blogger 。



唉,無名長進一點吧,

虧我還買了一年會員是用看看,

想說使用者付費,給點鼓勵。



請加油~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從老師家出來之後,

就順道去看看新光三越的週年慶。

一方面是哀怨五天連假不能出去玩,

只好花錢洩憤。



阿軒媽媽才跟我說她去買了不少,

昨天新聞也報導開門時候那一片人山人海的恐怖樣子。

今天去,其實人潮還ok,

不過真的大多集中在化妝品區。



那天卡倫寄來一篇文章:「低成本的女人」,

轉載如下:



一日,與德國回來的朋友索華在外灘茶座小聚,很自然聊起有關女人的話

題,她很感慨地對我說:『在臺灣,做女人成本太高。』



國內有些媒體總在報導怎麼樣才更有魅力?

要三圍,要穿漂亮的衣裳,要做皮膚護理,講究化妝技巧;要怎麼樣修煉自己怎麼樣拴住男人的心,抓心還要抓胃……這樣做女人豈不是成本太高呢?

最後修煉得面目全非,與真實的自己背道而馳。



索華說:『在國外對魅力的理解很大程度上就是有發自內心的微笑。』

你走在街上迎面走來一個女人,她絕對不會板著臉,而會主動向你微笑示

意,這微笑是發自內心的。在國外,講究自然,與大自然親近,女人們喜歡栽花種草喝茶做女紅,這些被中國女人早就摒棄的東西,對她們來說卻是樂此不疲,因為有動手的樂趣;曬太陽,把自己曬成古銅色,誰最健康誰就最美麗,而不是比誰的皮膚最白。



索華給我講了她在德國朋友圈某次小聚會,大家總是把自己在家烘焙好的點心,帶到其中一個朋友的後花園,大家坐在草地上曬太陽聊天,就覺得很好了。



幾乎是沒有成本的,收穫的卻是滿滿的快樂。她們利用的都是大自然所賦予的東西,陽光、綠色和勞動。



午後的陽光照下來,索華喝了一口茶,提到了低成本做女人,一個女人在這個世界中越是發自內心地生活,她的附加成本就越低。她就不會為別人過多地改變自己。(核心競爭力) 。索華的話讓我沉思良久。



我認識一個女孩,每月化妝品上千元,每次不化妝不出門,為了減肥,每次只吃一小碗飯;另一個朋友,因為嫌自己胸部太平,不能讓先生滿意,花了上萬元偷偷去做了隆胸,結果手術不成功苦不堪言,面目憔悴。我記得我看到她時,內心湧起的是一種無限的悲哀,一個女人怎麼樣才能做回自己呢?那就是有自由的眼神和心靈,不用受別人的控制。



跟索華提起,她輕歎了一口氣,她說:『她認識的一些國外的朋友好像沒有這種不自信,不管身材好不好,她們都敢穿不帶海綿的胸衣,因為身體是自己的,自己喜歡就行了啊!』



索華接著往下說:『好像她們什麼年齡就做什麼年齡的事,不著急也不落

後,從從容容,該生孩子就生孩子,很少有女人為了工作不想要小孩的。』



索華的話讓我想起身邊很多女人都在忙工作,一幫職場女白領,絕對精英人

物。曾見過一位事業很成功的女人,別人都很羨莫,她卻嘆一口氣說:

『我現在很後悔,該戀愛的時候沒戀愛,我的青春流逝了;該結婚時沒結

婚,等再想結婚時,卻找不到合適的,只能降低條件;該要孩子的時候沒要孩子,等到想要的時候,別人的孩子已大了,我怎麼也感覺跟不上趟了。』



每個年齡都有那個年齡該做的事。不然,你的成本就太高了,代價太大了,只是不知你承不承受得起呢?



我對索華說:『妳就是低成本做女人的典範。』



她不漂亮,卻極有味道。我始終相信,一個女人是有磁場的,這種磁場來源於她自由的內心。索華從不化妝,更談不上整形,她說一番整潔就好了,微笑是她最好的化妝品。她懂得以內養外,大量吃水果青菜,便宜簡單清清淡淡,卻是極養顏的;她關注生命,談環保,衣服只穿純棉和麻,不貴卻都極有特點,鞋子只穿低跟,因為舒適美觀,雖然她個子不高;長長的直髮,留了很多年,不染不燙也不做造型,打理頭髮幾乎不花錢,只用一把好梳子就可以了;她從不上健身房,不追逐時尚,因為她始終堅持內心的方向,她每天堅持步行,曬曬太陽走走路就是極好的鍛煉了,不用任何成本並且環保。



她說:『
外貌實際上是一個女人的夕陽產業,投資越大,收益就越小。』



26歲時,索華放棄了一份升遷的工作從容地要了孩子,她的身體恢復得很

快,如今36歲,孩子也大了;她也從不討好她的老公,從不學什麼馴夫技

巧,絕對地放養,老公卻很愛她,總誇她是個有特點的女人,不流俗。



她說:『好女人是創造氛圍的,她喜歡看書,誰規定主婦一定要填飽老公的胃呢?』



她赤足坐在客廳的地上看書,也帶動孩子,還要放上舒緩優美的鄉村音樂,一家人的氣氛就這麼形成了,沒費吹灰之力,孩子也形成了愛看書的習慣;她喜歡大自然,就帶上老公孩子一起玩。



她這個主婦當得雲淡風輕。



當我向她訴苦說女人帶孩子太累時,她笑笑說:

『讓孩子圍著你轉啊!女人是可以製造氛圍的。』

她是家中的一個磁場,不改變自己,不取悅別人,卻照樣很滋潤,並且一家人生活極有質量。這是跟物質無關的,一個心靈自由的女人才能把家庭的生活拓展開來。



跟索華分手後,我還在想索華說的低成本做女人,真是妙極!



==============================================



從台灣的週年慶,

就可以知道台灣女人絕對是高成本女人。

上篇文章大致上我都是同意的,

不過,如果一個女人她花錢裝扮自己,是為了讓自己快樂的話,

她寧願花費這個成本,我覺得還是值得的。



有什麼事情能比的上讓自己快樂呢?



只是每個人對於快樂的方式和看法不一樣,

有人就是要花錢去買得快樂,對他來說,這樣的快樂就會足夠。

有的人希望是心靈上的快樂,

所以他去當義工、去遊山玩水,這也是一種快樂。



啊,還是要講一下週年慶。

今天走一趟真的覺得週年慶是讓女人失去理智的地方。

所有東西都在拼命招手,

各種組合便宜再便宜,不買真是對不起自己。



不過我還是安然功成身退,

買了該買的,迅速逃離。








C-マンション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昨天阿桂拉著我的手哀嚎著:

「你要畢業了嗎?唉,不要啦,妳畢業了,以後誰來取悅老師?」



護士阿姨三不五十跟我說,

要我好好去取悅老闆,

把她弄得開開心心的,大家才有好日子過。



當年幫大哥伴奏去上小東東的課時,

某次大哥跟我說,下次早點進去好不好?

我問幹嘛?前面發聲我去又沒事做。

大哥說:

「不是啦,每次妳進來的時候,老師比較開心耶,救我一下啦。」



做繫放的時候,大概只有我可以跟那個人見人怕的組長,

你一言我一語,講些五四三。



所以呢?這就是我的人生嗎?

只能甘草過一輩子嗎?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這幾天放的歌,

就只有「天光」(黃國倫)和「美麗島」(巴奈‧庫穗)這兩首。



一直以來,參加綠營的聚會的歌曲,

總會有種讓人想哭的衝動。

有人說,綠營不過只是想要創造一種悲情的氣氛而已。

呵呵,這就是他沒參加過場子才會這樣說。



很多人說,把過去放下吧,面對未來。

我當然偶爾會贊成這種說法,

不過大部分的時候,我覺得傷痛永遠是很難過去的。

如果有天你的親人被不明不白的殺了,

連屍體都找不到,

你真的真的能完全原諒那個兇手嗎?



我不是不想給對方機會,

不過對方似乎也沒什麼改進。

五十年來還是一個爛樣子。



從選擇的歌曲來聽,

意義是不一樣的。



聽歌吧。



================================



天光  

http://bloguide.ettoday.com/music_101/textview.php?file=0000032064&txtdate=2006/09/19



天光 天光

作詞:李坤城 作曲:黃國倫 演唱:黃國倫



忍受悲傷的折磨 走尋希望的光線

流著甘願的血汗 仰望喜樂的生命



咱的青春是一首勇敢的歌

咱的名惦惦寫在土地的心肝



天漸漸光 雲慢慢的散

悲情的土地 人在做 天在看

天漸漸光 愛輕輕在湠

溫暖的土地 咱永遠不孤單








美麗島     曲:李雙澤



詞:陳秀喜詩作/梁景峰改寫 (北京語)



我們搖籃的美麗島 是母親溫暖的懷抱

驕傲的祖先們正視著 正視著我們的腳步

他們一再重複地叮嚀 不要忘記 不要忘記

他們一再重複地叮嚀 篳路藍縷 以啟山林



婆娑無邊的太平洋 懷抱著自由的土地

溫暖的陽光照耀著 照耀著高山和田野

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 篳路藍縷 以啟山林

我們這裡有無窮的生命 水牛 稻米 香蕉 玉蘭花



不知誰寫的台語歌詞(台語)



晟咱大漢的美麗島 親像老母溫暖疼惜

歷代的祖先注目在看 看咱怎樣續接裀腳步

祖先一代閣一代在吩咐 毋通袂記 毋通袂記

祖先一代閣一代在吩咐 殷勤開墾 殷勤打拼



海水清清的太平洋 圍著這苦難的美麗島

雖然日光遍照土地 光照高山溪水佮田園

這尼女隋的鄉土是咱所有 祖先開墾 上天賞賜

土地有生出豐富的土產 水牛 稻仔 香蕉 玉蘭花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白天在鹿港吃著冰的時候看著鹿港的人,

他們騎著摩托車到市場買吃的,

隔壁有攤賣衣服的,賣力的叫喊:「只有今天,快來買。」

玉珍齋裡買糕餅的客人絡繹不絕。



我吃著冰,

心裡想的是:

「啊!我不想回台北!」



昨天的主持人說了一段話:

「各位,最近台北很亂。注意,是只有台北很亂,台灣其他地方一切正常。」



沒錯,一個鹿港小鎮,每個人正努力過自己的生活。

台北的紅衣人還繼續霸佔的台北車站不放。



現在的情況就跟 2004 年的叭叭夜市一樣,

台北的凱達格蘭大道的凱達格蘭王國,

用自己的法律在那邊自爽。

大木說那時候很多在國外的朋友一直說要她快點離開台灣,

台灣很亂很危險。



但是大家都知道,就連台北縣、市,

就是凱達格蘭國最亂。



長久以來媒體以台北為中心,

以台北看台灣,這種惡習已經行之多年。

而大家似乎也被迫接受了這樣的台北觀點。

打開電視,能報導的就只有台北的紅衣人。

喔,還有南投去堵阿扁的紅衣人。



這一個禮拜來的台北,籠罩在這種紅衣恐怖之中。

915 那天我搭捷運去景美聽講座,整個車子都是紅衣人。

應該如何形容那種氣氛呢?

或許有人跟他們同一立場的,會露出微笑應和。

但是我跟他不同立場的,

對我來說,我得要小心翼翼,

因為他們人多勢眾,而我卻不知道誰和我是同一立場的。



我從竹圍開始搭(車上一直都有紅衣人),關渡站有一群紅衣人上車,

一位老先生很大聲的說:

「你們哪一站下車啊?」



真的很大聲,大聲到幾乎全車的人都轉頭看著他們。

但是他們不以為意。

那時候我正要打電話給阿明,我第一句話就是『靠夭!』

我只能「小聲」的跟阿明抱怨這些人在車上的行為。

旁邊一個女生聽到我和阿明的對話,

一直不停的對我微笑。

我也笑笑的回望她。

算是一個會心的微笑吧。



呵呵,我只能「微笑」,卻很難說話。





啊,好亂的台北,真是很痛苦。

但是卻又不能離開。

南部已經沒有缺額了啊!



很煩,

給我一個正常的台北吧。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科任的第一天真是糟糕。



由於是孩子面對我的第一堂課,

關於常規、還有所有的注意事項,

一併都得交代清楚。



同樣的東西不斷的重複六次,

對精神上的蹂躪真的到達極限。



每個人都要問我回到科任應該很爽吧?

我只會說:爽個屁。



在相對的責任下,

擔任科任老師當然是不用負擔班級的使命,

不用面對難纏的家長,

不用管午餐,

不用理他們的功課寫完沒。

Fine,這些當然很好,

沒有人喜歡負責任。



但是對我而言,

重複同樣的話,同樣的教材,是一件異常恐怖的事情。

我瞭解在每一次的教學中,會有細微的調整,

但是以整體的課程而言,

每個活動有一定時間的分配。

這是課程規劃。



以前把一個年段全部帶完,

代表這些東西你要進行八次。

當然這次算是進步一點,

最多重複五次。



對於這種重複性,在精神上我是完全的抗拒。

但這是份工作,就必須認真完成。



當導師的時間壓迫性重,

每一個環節都不能出錯,

課程才能不間斷繼續下去。



就我的個性上來說,

喜歡導師這種勇往直前,豐富緊湊的時間感。

在科任的時間中似乎就停止了。





我大概是那種閒下來會死的人吧。






C-マンション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