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新聞台的舊作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來無名之前,有些東西是寫在 pchome 的新聞台。

一時興起,去看了一下,沒想到還在。



挑一些備份起來,改存在無名。



兩年前寫的東西,

有些事情顯然沒有什麼進步可言。

有點悲哀。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7-01 01:26:22



今天終於放假了。



這幾天打掃教室的時候,在櫃子裡發現了一根羽毛。

後來我還是把他掃走了,跟著垃圾袋裝走。



那是槌槌的羽毛。



槌槌是一隻畸形的翎角鴞,

撿到他的善心人士為了要救牠,

連車子都壞了。



參加鳥會救傷組以來,第一次收養翎角鴞。

心裡難免有些興奮。

但是把他帶去給醫生看過之後,

心裡就沈了下來。



他是先天的畸形,

腳的抓力不夠,

肌肉也無法伸展,

所以無法站立,

牠是躺在地上的。



餵食的時候,食慾也不夠好,

吃不上翎角鴞平均的量。

我都是得要抓起來灌他。



老爸看到牠那個樣子總是說,

大概活不久了吧?



大概三週之後,我還是把牠交給資深義工,

看看能不能幫助牠。

畢竟阿雪家還有一隻長達五年的殘障翎角鴞。



槌槌很努力,

也曾經想要站起來,

但終究還是不敵先天的條件,

再會了。



看著他的毛,而牠不在了,

這種感覺很奇異。





從救傷的過程中,

深刻體驗到物競天擇以及遺傳的脆弱。

我永遠忘不到同一窩的燕子,

硬生生的推擠掉另一隻燕子。



會被民眾撿到的,

除了天災人禍,就是自身體質不佳。

物競天擇在此表露無遺。





C-マンション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5-22 22:35:53





雖然下午,可是國賓還是很多人。

昨天買票的時候就看到貼出一張公告:

「因美國拷貝出現問題,已經請原廠處理,故本場用 35 釐米播放,請各位見諒」

(大意是這樣的)

看之前還在討論這兩者有什麼差別,

看完之後有了結論:

1.看的時候畫面有時候會有出現黑線(我猜是換帶子?)

2.顏色上偶爾會有色差。



不過我覺得會有那條黑線,感覺才是在看電影,

就覺得後面有人在轉動機器的感覺。





回到特洛伊。





我以前曾誓言不再看戰爭片。

在看過「紅色警戒」和「搶救雷恩大兵」之後。

但是屈服了壯大場面以及帥哥的誘惑之下,

還是去看了 Tory。



果然,

畫面浩大,服飾華麗,

帥哥美女如雲,

愛情故事交織。



而人類的愚蠢依舊。





古代為了海倫這個美女,而造成特洛伊之戰。

現在人為了「權力」這個無形慾望,也拼命戰爭。



再說細一點,「要」海倫,這也是一種慾望。



人類因為自己私自的慾望而做出一大堆蠢事。



我看到那一刀一刀死去的人們,

一槍一彈流血的人們。

覺得自己快要吐了。



片中有一句話:他們不懂什麼是和平。

幾百年過去,人們還是不懂。

或許應該說,權力大於和平吧。



人類想征服統治的心裡,

非常愚蠢。





C-マンション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5-01 18:17:12



給第五位莎利:



不知道你看過 24 個比利沒有?

我想應該有。

很好玩,

人格的變換,到底誰才是真正的人格?

主人格和副人格的出現,

到底誰才是真的人格?





我覺得對藍或者是綠的選擇,有非常多種原因。

我覺得會影響想法的最初根本,應該是邏輯的訓練。





舉例:如果我被教導碰到燙的東西是危險的,我會知道,碰到燙的東西是危險的。

如果我被教導吃甜食是危險的,那我會接收吃甜食是危險的。

這是在幼兒教導的時候,我們給的觀念。



如果把「燙」和「甜食」照樣造句換掉:



舉例:如果我被教導,「台獨」是危險的,那我會知道,「台獨」是危險的。

如果我被教導,「民進黨」是壞的,那我會知道,「民進黨」是壞的。



這是最初的時候,

當然他有改變的契機。



在人接受大量的知識教育之後。

想法和邏輯方式會改變。

我們可能開始思考,碰到燙的東西是危險嗎?吃甜食真的是危險的嗎?



我們可能親身去試驗,然後瞭解:

對,碰到燙的東西是危險的,吃甜食其實不危險。

或者試驗的結果是:

對,碰到燙的東西是安全的,我被騙了,吃甜食還滿危險的。



結果會有很多種。



照樣造句的試驗結果:

1.對,台獨是危險的,民進黨的爛的。

2.錯,台獨並不危險,民進黨其實不爛。





長期以來,我們在國民黨設計的教育下長大,

部編本寫了非常多與現實不符合的課文給我們讀。

我們接受的訓練是:忠黨愛國,這種人值得尊敬。

黨和國是不容質疑的。



有人被教育成,國民黨是高尚的,有格調的,

民進黨是滴下的,粗俗的。



當然,全台灣不是只有部編本的教材而已。

古希臘以及西方的思考教育大家,

大家接收的觸媒開始多了,

開始反思:這真的是對的嗎?



有些人開始懷疑現況和官方說法的不同。





以上舉例似乎無法說明現在泛藍支持者的行為,簡直是廢話。

當然,因為上面還缺乏「情感」的因素。

以中華民族來說,

其實是很感情用事的。

即便真的是不對的事情,情感支持下,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覺得很多泛藍選民是用這種情感在思考的。

當被情感思考綁住的時候,

我覺得很難看到真正的源頭。

加上當我們所有的言論(媒體),

都是以藍色角度出發,更會加強自己的信念。



選後我和一個深藍的朋友鬧翻了,

在沒有選舉之前,我跟她是快九年的朋友。

選舉後,她所有質疑綠色的言論與所以泛藍的相同。

她認為槍擊案疑點重重,也認為什麼當總統的氣度會這麼小?

還認為他們的抗議是理性的。



我回給她的信上寫到:

如果有一天你受傷了,我在旁邊冷笑,不要怪我,因為你正在做相同的事情。

選舉雖然很激烈,但是不要選到失掉人性溫暖的部分。

如果你讀過民進黨的街頭運動歷史,再來和我討論街頭運動。最少最少,民進黨的領袖不會自己逃跑,這非常重要。



事後她告訴另一個朋友,

其實她瞭解我們講的都有道理,

但是情感上,她無法放棄,她有一種背負外省人原罪的感慨。





喔,這樣如何談下去呢?

當我們期待理性討論時,

情感卻淹沒了理智。

即使歷史如此血淋淋的擺在眼前,

他們仍然選擇性的不看不聽不相信。

即使受到很好的邏輯訓練,

他們仍然把自己受的訓練拋棄,

直接用情感選擇。



不看、不聽、不相信,這是他們的三不原則。



我覺得這樣很悲哀。

也許也是我們一直無法強大的原因。

因為我們一直被情感牽絆。



有人可能會說,

民進黨選民難道不是也無法拋棄二二八的事件情感嗎?



我想,

二二八的事件,對那些家屬是永難抹滅的傷痛。

不要說二二八,

今天你的家屬發生事情而往生,

大家一定都會悲痛不已。

何況是因為政治迫害?

今天這些家屬也沒有以德報怨,

要把國民黨或者是外省人趕出台灣,

這是台灣人的包容力不是嗎??

如果真的要狠下心,

我覺得這些過去的主使者,都應該處以死刑。

為求自己的利益,不惜殺人這種人,

不罪該萬死嗎?



我偏激的想法,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在台灣。

國民黨在事件發生後還是持續執政。

殺人的人還是好好的。



我覺得要求二二八家屬放下悲痛走出來是應該的,

但是不能把家屬擁有悲痛的權力要求放下。

也不能把這種悲痛當成是一種威脅。





啊,拉拉雜雜說好多啊。

有點亂。



關於泛藍的理論,

給個結論好了:



如果他們能夠有夠強大的理智戰勝情感,加上良好的邏輯訓練,

我覺得台灣的現況會很不一樣。





唉,我們的教改...下次談囉。






C-マンション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5-01 16:05:04



影片的片頭語:

「北非的蝴蝶扇一扇翅膀有可能使得半個世界以外刮颱風 ("A butterfly flapping its wings in North Africa can cause a typhoon half a world away.)。」





我沒有看過黑洞效應,也不大瞭解混沌理論。

連預告片都沒看過,只聽過這個片名,就去看了。



整場被嚇了很多次。

音效和畫面的完全結合。

每一次的轉換就會使人摒住呼吸。



大家大部分關注的是每一次版本,誰是可異吸子等問題。

但是我個人比較好奇 Evan 和他爸爸的關係。





片中有一段:

Evan 吵著要日記,他的醫生搖頭嘆息說:

『你讓我想起你爸爸,他總是吵著要一本不存在的相本。』

Evan 的爸爸因為被人當成瘋子,所以被關在精神病院(喔喔,與本院相同)





好了,到底誰才是瘋子?



當我們看一個被稱為瘋子的人,

其實在他們心中,

說不定我們才是瘋子。



人總是很容易把不跟自己常模一樣的人歸類,

你屬於這一種,他屬於那一種。



很多事情到最後,分不清楚誰才是真的?

像 Evan 一直認為自己是有日記的,

雖然他忘記考慮他轉換過去之後沒有寫辦法寫日記。

在 Evan 堅持自己有日記但是其他人認為沒有的狀況下,

他就被認定是一個瘋子。



Evan 的角度:你這個爛醫生,快把日記還我!為什麼不還我?

醫生 的角度:唉,沒救了,沒有的東西要我變出來?病得不輕,來點藥吧。





如何判定一個人真的瘋了?

難道沒有可能他們處在另一個我們無法瞭解世界裡面,

而他從那裡往外面看到的我們,可能更為扭曲。



當一個精神病人說:我看到了一隻兔子。

也許他真的看到一隻兔子。

在他的世界前面,真的有一隻兔子跳過。



我們和他站在不一樣的地方,

怎麼能說沒有兔子跳過去?



像 The Matrix 裡面設定的,

有一半的人活在虛擬的世界中,

而另一半活在所謂的真實世界中。

兩個到底誰是真的?









C-マンション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5-01 15:14:57



這部片子還沒有上演,只是預告。



看到萬鳥齊飛,

萬物驚恐,

我想說,慘了,

這是我最害怕的片子。



沒錯,光是預告片,

我的精神緊張,手心不自主發汗。



我一直對災難片沒有什麼勇氣,

尤其是「天災」。

更難接受的是「人為」所引發的天災。



對,這是難以面對現實的一種吧。

大二的時候我曾寫過一篇隨筆記,

我記得結語:大地將要反撲。





人們永遠無止境又愚蠢的破壞這個環境,

當大地是傻瓜,予取予求。



誰才是真正的傻瓜?



等到極地的冰融了,臭氧破的更大洞,

再來說怎麼辦嗎?





倪匡說:人是最低等的動物。

我舉全身贊同。



功利化的下場,不一定只是把我們更快速推向毀滅。





C-マンション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4-13 21:11:13





堅持對的方向,

什麼是對的方向呢?



不僅是政治人物,

平常我們每個人都會陷在一個迷思:

只有我才是對的。



和朋友討論現在的局勢。

我說:有時候我很擔心,我這麼綠,是因為我覺得那是對的,

可是說不定對方根本不認為我是對的。他們覺得你們根本是錯的。



友人說:對或不對,可以用一些證據來驗證。

比如說,衝撞中選會,破壞公物是不是對的行為?

很明顯是不對的啊,所以我們這樣的推對他們是錯的。



以上講的,似乎言之有理。

但是真的在對方的心裡,

是這樣想嗎?





衝撞中選會~那是為了要求公平正義的一種手段,

當年民進黨可也是這樣衝撞的啊。



然後對方將自己合理化,認為自己是對的。

到底誰是對的啊??



對方堅信自己的信念,認為他是對的。

我們也堅信我們是對的。





沒有人錯啊?



兩位主席不知道是不是掉進去這樣的陷阱裡面?

也許從以前開始,他們身邊沒有真正告訴他們現實。

他們也不習慣現實。



對他們來說,

國民黨是正統,民進黨是在野。

所以民進黨竊國。



然後他們的信徒也是這樣相信。



當我們一直被潛移默化的被訓練接受某一種制式想法,

我們真的有可能信以為真那就是世界。

我的老師很狠,直接說了:

支持國民黨而說民進黨是暴力黨,是不思考的人。

因為他不思考為什麼當初民進黨要做那些抗爭,

也拒絕去瞭解歷史。





誰才是對的一方?



歷史會給我們真相.........









今天超感傷...





C-マンション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4-13 20:50:34



今天和一位家長在談孩子的事情。

一些零零碎碎的問題。



比較嚴重的問題是:

孩子眼中只有自己,

聽不進其他孩子對自己的看法。

別人都有錯,自己最美好。



突然,家長說:

這種態度很糟糕,

我舉個例,只是舉例啦,

就像民進黨一樣,錯了還亂ㄠ。



我忍住我的表情,聽完這個比喻。

然後繼續談孩子的問題。



給我很大的感觸。

我跟這家長平常相處很愉快,

很多方面、個性還很像。

但是在政黨的支持很明顯有很大的歧異。



這個歧異建立在哪裡?





在我深綠眼中,泛籃的行為脫序不合理,令人無法接受。

在她深藍眼中,泛綠的行為脫序不合理,令人無法接受。





我們站在我們的位子,

一起無法忍受對方。







應該不少朋友因為這次選舉而朋友翻臉。

為什麼遇到選舉這件事情,

每個人本來可以和平相處的(朋友應該都是某方面大家合的來吧)

遇到選舉這件事情就出現很大的歧異。



站在深綠的土地,我無法瞭解為什麼他們可以無視王法的存在。

也無法瞭解改革和負責,對他們為什麼這麼難?



站在深藍的花園,她無法理解為什麼以前那個製造社會動亂的民進黨,

現在竟然在執政?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反對黨怎麼會這麼頑強,還連任?





我很好奇為什麼我們會這樣站在兩塊不同的地域,

從哪裡開始把我們分成兩半?

如果我們很多事情是可以很和平的相處,

為什麼遇到選舉的時刻,我們就變成這樣的兩半?



她一定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支持綠色?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此死忠於藍色?



希望能有一座橋,

慢慢慢慢拉近我們。

她能夠瞭解我對綠色的堅持,

我也能瞭解他對藍色的熱愛。











雖然很難。





感嘆那句:民進黨亂ㄠ..








C-マンション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4-02 00:27:35



因為這個選舉,我和我直屬學妹九年的交情鬧翻了。



人家告訴我,

何必呢?

選舉是一時的,朋友則是永遠的。



其實朋友就是永遠的嗎?



我永遠記得洪在高中畢業的本子寫下的那句:

朋友,是會隨時間流逝的。



怪這社會嗎?

把我們兩個鬧翻去推卸為社會,

帽子似乎大了點。



不過,真的亂啊。



台灣人其實很政治的。

政治的東西無所不在的侵蝕我們。



電視上的那麼多論述節目,call in 節目。

立法委員就像演員一樣,

大膽秀出自己,不必負責。



現在自稱為革命鬥士的,

一年後來看這個階段,

會不會是笑死人的鬥士?



每天看立委耍猴戲,

實在是頭疼的事。



==============================



頭腦不清楚,就寫到這吧。



C-マンション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1-04 18:18:36



是的。

我說我不寫了。



不寫的原因,是因為過得很好。



那現在提筆的原因又是什麼?



很多東西是無法永遠保持平衡的。

衝突的過程中勢必會打擊平衡性。



不見得不是平衡的狀態就是壞的狀態。



好與不好,是一種相對性的比較。

就像強和弱,

那是一種相對的大小。





哪一種的存在是完整的呢?

兩種都不是吧。







不然我就不需要分裂了。




C-マンション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