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抗跟大家論戰「校園體罰被禁,台灣教改最大成果之一,台灣人權更進一步 」幾天之後,

講到後面越來越覺得有趣。



我覺得論戰好玩的地方,就是看大家的思維。

我覺得很好玩。



後來看到一個人發表的心情日記,說他是壞學生,

但是也沒有受到體罰等云云,

自己覺得好笑了起來。



這樣說起來,我也是個壞學生。



小學可能還是好學生,

國中雙子座發作開始作亂。

不唸書,看漫畫、迷偶像。

我國中老師完全是以分數為導向的老師,

所以成績爛的人在她眼裡應該也不是人。

畢業音樂會,老師弄了一堆大雜燴的節目,

我起來跟老師反抗,認為既然是畢業音樂會,

那當然要以大家的主修為主,

幹嘛弄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所以國中三年,我應該是老師的眼中釘,肉中刺啊。

正因為遇到這種老師,所以後來竟然當了老師這工作,

我提醒自己,千萬不可以步入我那老師的後塵。



有沒有被羞辱?

呵呵,當然有。

我死了沒?沒有。

我有沒有因而心靈受創,

老實說,有。

不過後來其實我還滿謝謝那個老師,

要不是她那樣的羞辱我,我可能還是混吧。

就是因為她那樣看不起人,

因為國中不認真,所以高中考爛了,反而立志雪恥。

由於一股的不服氣和跟你拼了的想法,

總之後來也就應屆考上大學,還當了老師。



我一直說一件事情一體兩面。

我受辱了,我可以選擇立志向上。

我受辱了,我可以選擇一輩子墮落。

人生的路途就是這樣的選擇和看待。



當然,那樣的日子不好過。

回頭去看,也笑不大出來。

但是我一直相信最艱苦的環境,才會造就卓越的人才。

偉大的作品都是在作者最困頓的時候產生的。

Beethoven  的耳聾、梵谷的發瘋畫作。



我有時候會想,以前我們的老師沒有教我們要獨立思考的方式,

所有的教材都是部編本,黨國思想、大中國主義全包在裡面。

就如同他人說的,那種威權體制,只要學生服從和忍耐,

那現在我所擁有的這些思考方式,到底從何而來?

威權體制下,就不會有獨立的思考嗎?



能不能有獨立的思考,我認為跟閱讀很重要。

吸取各方的知識,經過大腦吸收消化轉化成自己的養分,

在面對各種環境當中,選擇自己優勢有利的方式生活。



所以我認為威權體制與有沒有獨立思考並沒有絕對的關連性。



為分數打小孩一點意義都沒有。

我從小成績爛,還不是這樣念到研究所。

所以我從來不覺得成績不好要打。

唯一品德的部分,不管用任何方法,都希望孩子能夠走向正途。

品德是比學業更難教導的部分。

因為它太抽象,不具體,在幼兒時期需要具象學習的時刻,

這是很難的部分。

如何讓邏輯尚未建立,語彙使用尚不順利,

去瞭解抽象意義的名詞?

如何讓品德能夠變成親身體驗?

哈哈,縱使是教育學者,

在認知時期的智能建立、品德建立,一直是大課題。

何況很多所謂的「學者」,大都關在研究室,

還不是真的去接觸學生。



老實說,

如果真的依照所謂的依法行事,

教師法第十七條中所名列的教師義務,

不用管吃飯、管作業、管生病、管打架、管XXXXXXXX,

那真的是很快活的。



一個小孩子翻牆出去,老師不要管,

其他的學生有樣學樣也翻了出去,

受傷了,責任要誰擔?

搖開窗戶爬進去,跌傷了,責任誰擔?

記得新竹國中女生摔落棚架摔死的事件嗎?

當時家長怎麼說的?

我好好孩子給你,為什麼這樣回來?

老師難道有教要去走棚架嗎?

同學走過沒事,孩子想說走過去沒關係,就這樣摔死了。

到底,責任是誰?



上課吃東西,同學看到肚子也餓了,

大家都一起吃起來了,課不用上了,萬歲。

雖然沒有危害他人,但是可能影響他人。

老師可以不要管嗎?



就如同我說的:

如果學校孩子受傷老師沒有跟您聯絡,您會不會生氣?

如果孩子沒有寫功課,老師不聞不問,您會不會覺得這老師不盡責?

如果孩子中午不願意吃午餐,老師也隨他自由,那會不會覺得老師為什麼不關心孩子?連有沒有吃飯都不知道? 





家長如果能夠接受這種教師權責劃分,

我想老師也會欣然接受的。





比較難過的部分,是對教師的成見。

顯然大家都被爛老師蹂躪過,

所以也不相信老師。

這對後來出來教書的人很不公平,

對一直在線上很認真用心的老師也不公平。

家長對教師不信任,常常伺機要找老師的瑕疵。

雙方都不信任,受害的只有小孩。





沒關係,溝通溝通,有溝看能不能通。

不能通,至少我表達的我的意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