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快結束了,
應該要好好為這一年做個記錄。


其實也不知道該從哪邊說起。

我是從教師會開始接觸到行政工作的。
那幾年正逢世紀大交替,
週休二日減課、導護問題、九年一貫、校本課程.......,拉拉雜雜的一堆事情,
在教師會那幾年都碰過了。
和家長會、行政拍桌子的日子。

站在這個位子來看,
又是不一樣的光景。

現在的行政和我當初接觸到的行政又不一樣了。

我必須坦白我一開始進來實在是搞不清楚自己要做什麼?
後來參加新進人員研習,
才開始知道怕,因為啊,這是訓導處最大的一組。
就像教務處最大組是教學組一樣,
事情最多最繁雜的。

我們學校幸好沒有參加音樂比賽,
所以我上半學期主要忙碌校外教學、畢業旅行和社團發表。
下學期就真的很恐怖了。
二月開學社團報名,由於修改了之前的報名方式,
所以大膽嘗試新報名法。
還算是順利完成,只是要計算老師薪資、勞保,就讓我很頭痛。

三月忙著四月初的園遊會和下旬的校際交流活動,還有校外教學。
大老闆不斷的丟出她的「期望」,我就要想辦法滿足她。
她現在又提出明年她的希望,
對,是明年四月的事情,現在就提出來了。
不過我相信到那時候她又會變的。

四月校際交流,五月等著他們回訪。
同時要進行六月的畢業典禮和社團發表。
到了六月要準備畢業典禮,學生還需要考試,
工作一整個到六月底才有結束的感覺。

假日採輪值的方式來協助童軍活動的進行。
我應該謝謝團長,他現在主導了整個童軍團,
不然我還要親自下去帶,只能說是雪上加霜。

對,就是這樣,
很多事情都重疊著,並且趕著進度要去完成。
雖然說我還有點自信可以同時處理一些事情,
可是「長期」這樣同時處理,讓我非常耗損。

我喜歡安排自己完成的進度,
可是旁邊會不斷的有人提醒著要這樣喔,要那樣喔。
或者臨時有什麼事情來了,
原本正在進行的東西,就一直被打斷。

該要去上課的時間,手上的事情就要放下來,
可是心情還沒轉換過來。

我實在很討厭被打斷的感覺啊!
可是這一年就是一直處在這種被打斷、沒有辦法按照自己的進度進行的情況下工作。
加上過度處理太多資訊,五月整個人就在爆炸的邊緣。
每年五月本來就是我的死穴,
這樣的工作環境,
讓我當時覺得真的很痛苦。
那時候的芳療師和中醫師都告訴我,
我用盡了我能夠用的力氣,沒有保留一些,
身體都沒辦法負擔了。

我一直問,
是不是我不適合做這個工作呢?
也許是我沒辦法全然從教學中跳脫出來。
當導師或者是科任的時候,
所要關注的事情只有一樣:上課,進行你的課程。
你可以全然安排你自己的進度,要快、要慢都沒有問題。

可是在做行政的工作不行。
我覺得那種自主權消失了。
雖然我很多時很懶散,
不過我覺得我的進度一向是我自己可以掌控的。
如果是別人要追著我走,我就覺得很難受。
雖然心態上我瞭解,上面也有他們的壓力,
也的確是應該監督我的進度,
但是實際操作上我心裡自然而然的會反抗。

我還是要謝謝我的小老闆,
她第一次當主任,我第一次當訓育,
很多事情她給我很大的指點和協助。
雖然說會一直打斷我的進度,
不過我知道那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這學年教自然這件事情也讓我很焦慮。
那根本不是我的專長啊!
到了五年級的自然,就很需要專業背景。
唯一的成就我終於學會看星象盤了。
只有一個班的課量,但是還是需要長時間備課。
每到星期一和星期四我就特別焦慮,
因為又有自然課了。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授課時數的問題,
行政必須去分攤這些雜課,所以沒辦法依照專長配課。
所以也只得乖乖的去上課。
幸運的是,明年我就可以教到音樂課啦。

我覺得也許我不適合這份工作,
因為不懂得調配這中間的輕重。
我看去年的訓育組長,人家該做的都有做,卻也輕鬆自在。

新的一年,我會再嘗試看看。
如果我還是沒有辦法把事情和心情分配好,
我想我應該還是適合回去教書吧。





全站熱搜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