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給老師聽的是 Prokofiev op.22  的最後六首。

快板真是一個可怕的東西。
尤其對手如抽筋般的我,
不聽使喚的時間多於正常的時候。

NO.15

Prokofiev 因為蒐集民歌作為素材,
所以有部分曲子,記錄了如小調的音符,
為了保有民歌的原貌以及韻律,
在作曲開頭會使用不完全小節的寫法。
由於不在正拍開始,
所以曲子的重音會不一樣。
看著譜的時候會被記譜的方式給干擾。
應該借用一下節拍器了。


NO.16

老師說,Naumov 師公(?)在上到這首的時候跟他說,
這是形容在俄國的農民階層的農婦,
死了丈夫的悲痛。
因為很悲痛,所以聲音是非常直接,緩慢的。
在 B 段的時候則轉換成一種有氣無力,毫無精神的呼吸一般。
(註:我彈得太開心了,完全表錯情,人家可是死了丈夫啊!)


NO.17

這首是詩意的,我又不幸鬼打牆,
背到後面一段了。
我問老師,這首有沒有特別描述什麼?
老師說,沒有,就是「詩意的」。 
不過如果第一個音下去是那種重擊的,
當然就是沒有詩意了。

而這種第一個音下去,其實跟你的天分有沒有天生的氣質有關係。
要知道所謂的「詩意」,
什麼是詩呢?
就是朦朦朧朧的,偶爾透點光的。
有時候這種就是天生的,
如果家中祖先有這種藝術人才,
或許傳承了這種天分,在理解上會更容易。

小涅高滋雖然沒和老涅高滋一起生活,
但是在血緣中所留下來的,
一彈出來就知道,那是有相關的。

(註1:我阿公以前寫詩啊.... 結果孫女彈琴像個農夫.....阿公!我會檢討的!)

(註2:這一段老師講了一些算是有關俄國生活的部分,一些人的關係。這個部分略過不提。不過關於俄國自古以來的階級制度、可憐的農奴、嚴酷的自然氣候,在寫 Prokofiev 生平的時候有稍微讀過,那是一段非常辛苦的歷史。人們在那樣的生活會有怎樣的應對呢?)

NO.18
裝飾音完全影響旋律的進行。
捨去那個裝飾音練習。

NO.19 
最後那個和聲,應該要越來越厚重。
不過因為瞄不準,聲音聽起來過於薄弱。

NO.20 
普通。

下週菜單是 史克理亞賓,一樣手抽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