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5-01 18:17:12



給第五位莎利:



不知道你看過 24 個比利沒有?

我想應該有。

很好玩,

人格的變換,到底誰才是真正的人格?

主人格和副人格的出現,

到底誰才是真的人格?





我覺得對藍或者是綠的選擇,有非常多種原因。

我覺得會影響想法的最初根本,應該是邏輯的訓練。





舉例:如果我被教導碰到燙的東西是危險的,我會知道,碰到燙的東西是危險的。

如果我被教導吃甜食是危險的,那我會接收吃甜食是危險的。

這是在幼兒教導的時候,我們給的觀念。



如果把「燙」和「甜食」照樣造句換掉:



舉例:如果我被教導,「台獨」是危險的,那我會知道,「台獨」是危險的。

如果我被教導,「民進黨」是壞的,那我會知道,「民進黨」是壞的。



這是最初的時候,

當然他有改變的契機。



在人接受大量的知識教育之後。

想法和邏輯方式會改變。

我們可能開始思考,碰到燙的東西是危險嗎?吃甜食真的是危險的嗎?



我們可能親身去試驗,然後瞭解:

對,碰到燙的東西是危險的,吃甜食其實不危險。

或者試驗的結果是:

對,碰到燙的東西是安全的,我被騙了,吃甜食還滿危險的。



結果會有很多種。



照樣造句的試驗結果:

1.對,台獨是危險的,民進黨的爛的。

2.錯,台獨並不危險,民進黨其實不爛。





長期以來,我們在國民黨設計的教育下長大,

部編本寫了非常多與現實不符合的課文給我們讀。

我們接受的訓練是:忠黨愛國,這種人值得尊敬。

黨和國是不容質疑的。



有人被教育成,國民黨是高尚的,有格調的,

民進黨是滴下的,粗俗的。



當然,全台灣不是只有部編本的教材而已。

古希臘以及西方的思考教育大家,

大家接收的觸媒開始多了,

開始反思:這真的是對的嗎?



有些人開始懷疑現況和官方說法的不同。





以上舉例似乎無法說明現在泛藍支持者的行為,簡直是廢話。

當然,因為上面還缺乏「情感」的因素。

以中華民族來說,

其實是很感情用事的。

即便真的是不對的事情,情感支持下,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覺得很多泛藍選民是用這種情感在思考的。

當被情感思考綁住的時候,

我覺得很難看到真正的源頭。

加上當我們所有的言論(媒體),

都是以藍色角度出發,更會加強自己的信念。



選後我和一個深藍的朋友鬧翻了,

在沒有選舉之前,我跟她是快九年的朋友。

選舉後,她所有質疑綠色的言論與所以泛藍的相同。

她認為槍擊案疑點重重,也認為什麼當總統的氣度會這麼小?

還認為他們的抗議是理性的。



我回給她的信上寫到:

如果有一天你受傷了,我在旁邊冷笑,不要怪我,因為你正在做相同的事情。

選舉雖然很激烈,但是不要選到失掉人性溫暖的部分。

如果你讀過民進黨的街頭運動歷史,再來和我討論街頭運動。最少最少,民進黨的領袖不會自己逃跑,這非常重要。



事後她告訴另一個朋友,

其實她瞭解我們講的都有道理,

但是情感上,她無法放棄,她有一種背負外省人原罪的感慨。





喔,這樣如何談下去呢?

當我們期待理性討論時,

情感卻淹沒了理智。

即使歷史如此血淋淋的擺在眼前,

他們仍然選擇性的不看不聽不相信。

即使受到很好的邏輯訓練,

他們仍然把自己受的訓練拋棄,

直接用情感選擇。



不看、不聽、不相信,這是他們的三不原則。



我覺得這樣很悲哀。

也許也是我們一直無法強大的原因。

因為我們一直被情感牽絆。



有人可能會說,

民進黨選民難道不是也無法拋棄二二八的事件情感嗎?



我想,

二二八的事件,對那些家屬是永難抹滅的傷痛。

不要說二二八,

今天你的家屬發生事情而往生,

大家一定都會悲痛不已。

何況是因為政治迫害?

今天這些家屬也沒有以德報怨,

要把國民黨或者是外省人趕出台灣,

這是台灣人的包容力不是嗎??

如果真的要狠下心,

我覺得這些過去的主使者,都應該處以死刑。

為求自己的利益,不惜殺人這種人,

不罪該萬死嗎?



我偏激的想法,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在台灣。

國民黨在事件發生後還是持續執政。

殺人的人還是好好的。



我覺得要求二二八家屬放下悲痛走出來是應該的,

但是不能把家屬擁有悲痛的權力要求放下。

也不能把這種悲痛當成是一種威脅。





啊,拉拉雜雜說好多啊。

有點亂。



關於泛藍的理論,

給個結論好了:



如果他們能夠有夠強大的理智戰勝情感,加上良好的邏輯訓練,

我覺得台灣的現況會很不一樣。





唉,我們的教改...下次談囉。






C-マンション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