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就一直泡在俄國裡。



找了一些文章來看,

嗯,大家對俄國派的看法顯然差異很大。

並不是因為我現在跟著俄國派老師所以我這樣說,

今天猛然一回想,

以前聽 CD 的時候,

我自己不自覺中是選擇了俄國派的詮釋。



我一直反覆思索昨天的對話。



有人批評俄國式的風格太強烈,

有人說他們不夠正統(演奏德奧作品時)。

但是我一直想起老師說的,

演奏者對樂曲的構思和表達。



我覺得我們對俄國還是很陌生,

我們不瞭解他們的想法,

他們的生活方式。

如同你跟非洲人說著俄羅斯的雪景,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



不過,對於詮釋,

如果用俄國的想法看德奧作品,

在詮釋上到底能不能做到所謂的「道地」?

又,到底在演奏的時候,

有多少人可以真正彈出作曲家的意念?

如果彈不出作曲家的意念,

那標示這個作曲者的意義何在?



什麼是 Bach?

什麼是 Mozart ?

什麼是 Beethoven?

什麼是 Chopin ?



有時候我覺得,

只有作曲家自己,

才能正確的表達自己的意念啊。

經過別人的腦和手指,

音符雖然一樣,

但是意義上卻是不同的。

所以我一直認為,

沒有誰比較「道地」,

而是誰比較「接近」。



有點像是,

你不是那條魚,

你怎麼知道那條魚快不快樂?

既然你不是作曲家,

你怎麼知道這個音要重還是要輕?



不知道,這麼多年還是搞不大清楚。

或許這可以是下一次和老師的話題。





啊,

繼續泡著有多好。

不過星期一很快就要來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