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  
(圖片於網路上抓取)

內文有雷,慎入。
最近沈迷韓劇已經有點入魔的境界。
但真的不得不承認真的有很多好戲讓人一部接著一部。

其實「Signal」 之前我還看完了「請回答1988 」、「雲畫的月光」和「大力女子都奉順」。
之後我應該會寫一下「請回答 1988 」和「雲畫的月光」,
因為我想寫朴寶劍。

但今天就來寫一下「Signal」吧。
每週都有人問我到底看「Signal」沒?
終於用這個週末的兩天,把這齣戲看完了。
雖然知道會有點沈重,
但看完之後的沈重感比想像中沈重,並且揮之不去。


先從劇本吧。

本劇的編劇是金恩熙,
這是我看他的第一齣戲。
劇本採用的是韓國真實發生的案件改編,
有殺人案、綁架案、貪污案。
編劇非常巧妙的把無線電信號串連了這些案子。
穿越時光的無線電信號,
讓現代的警察與在現代已經死去,但在過去卻活著的刑警有了聯繫。
再用這個聯繫,把這些案件串連起來。

這些在現實生活中沒有被解決的案子,
在編劇的巧手之下,獲得解答。

但戲劇畢竟是戲劇,
事實上這些案子還是存在未決。

三位主角都選得滿好的。
飾演朴海英的李帝勳長得好像臺灣的潘瑋柏。
在劇中的設定是個心理側寫師,
具有敏銳的觀察力,
判斷歹徒的行為模式,
他和李材韓的無線電通訊,
破獲了不少案子。

朴海英是個辛苦的孩子。
因為哥哥的事件,家庭支離破碎,
雖然與父親同住,
但其實一直是一個人自己長大。
他能成為心理側寫師其實也很微妙,
這樣的孩子成長非常辛苦,
沒有人的幫忙,不走偏也很不容易。
但也許是因為就是這樣一個人長大,
所以也培養了敏感的觀察力,才能成為側寫師吧。
我不知道這邊最初的人設是怎麼設定的,
但總覺得或許可以多描述一點。

飾演車秀賢刑警的金惠秀,
在年輕時候與獨立之後的工作眼神差異詮釋得很好。
年輕時遇到案件的痛苦、悲傷與恐懼,
都演得讓人心痛。

趙震雄飾演的李材韓,是全劇的靈魂人物。
他的特質帶著正義感,
不屈服現況,
面對組織中的不平也不退縮。
也因為這樣的性格才能把這個故事完成。

看到李材韓痛哭的樣子,
不論是對於沒辦法救朴善宇、或者面對那些不公義,
心情的那種激動與痛苦,
我都看得跟他一樣痛。

看他默默跟著小時候缺乏照顧的朴海英,
就是跟在他後面默默的守護他。
一個這麼高大的男人,
卻展露無比的細心與柔情。

覺得他應該要得到幸福的。

他無法接受自己因為想照顧腳受傷的車秀賢,
錯失了救朴善宇的機會。
所以他對車秀賢說:
「刑警是個不能分神的工作。」
這句話包含了自責。
相對的,他也傷害了車秀賢。
但是對他來說,
因為對車秀賢的感情,
所以對朴善宇分神,
無法挽回的是一條人命。

所以他懲罰自己。

離開有車秀賢的分局,
讓自己不再分神。

李材韓的性格是不屈不撓不放棄,
所以堅持要得到結果,
也希望這個結果能夠改變這個社會。

但最悲哀的事情是,
他這麼的努力,卻沒有真正改變什麼。

歷史的確因為他和朴海英的努力改變了一些。
但實質上真的改變了嗎?

沒有。

看完這齣戲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此。
李材韓這麼努力,
到底得到什麼?
一次的死去,或者是活下去繼續躲藏的人生。

他永遠是那個要被抹去、破壞和諧的人。

整齣戲裡不停的說著:
有錢、有權,這些才是最重要的。
看對風向,跟對的人,這才是王道。
人就是分階級的,
在這個社會之下,
沒錢沒背景,
被當黑鍋也是剛好而已。

我很久不寫政治文。
一方面很忙,一方面我覺得累。
就像無止盡的戰爭一樣,
看到這麼多不公不義的事情,
但是耗費很多力氣,
卻不知道終點在哪。
打完一個怪,又出現另一個怪。

我們永遠打不完的怪。
資本主義這邪惡的本質,
巨大、難纏。
非常累。

一邊看著戲,
一邊看著這無法推倒的高牆。

這麼這麼悲傷的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