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沒有很喜歡五月。
每年的五月我就變得脾氣古怪又起起伏伏。
不管過再久卻依然無法改變。

這幾天看芳療板發現一個「凱龍」療程,
非常感興趣。
有人分享了一個部分,讓我覺得也許我很需要。

雖然身體沒啥異樣,我大量耗損能量,特別是腦——出體、作夢時段都是一般人大腦休息的時候,使得正常量的某些營養遠不夠我因此我需要一星期吃四顆蛋還有堅果的那種油脂。

唐望早就擺明了說做夢需要大量的能量。雖然我定期作靈氣可以增補能量但我的能量幾乎盡耗做夢出體活動,以致我沒有太多的能量從事凡塵俗事 很容易累,但不是身體虛弱而我又將做夢出體視為第一優先

「每次跟你們這幫人聚會都是我唱獨腳戲,那才真是能量耗損過度,或者被迫釋放過度

裡面提到作夢這件事情,讓我心有戚戚焉。
我作夢已經到達一個我無法理解的地步了。
我不知道正常人應該是怎樣的,可是我天天作夢。
從小,從我有印象的一天開始,
我天天作夢。

上面寫著「作夢需要大量的能量」。
我到底每天要耗損多少能量呢?

其實吸引我的還有板上的分享文,
她提到在做凱龍之前,她晚上會恐懼得睡不著。
我偶爾也會有這種恐懼到睡不著的時候。
但是正確一點來說,
其實我時時刻刻都在恐懼當中。
可怕的是,大家看不出來我正在恐懼,
不知道我正在拉扯與抗拒。

企圖掩蓋真相。

我永遠記得我第一次芳療按摩時候的心痛感覺。
至今我還是無法回答芳療師問我的,
到底在妳心中藏著怎樣的秘密?
或者妳受過怎樣的傷呢?

頌缽無論如何敲不進我的心裡,
它關得好好的,無法打開。

要觸及最深沈的底部,身體就會自然反抗。

從二月開學到現在,身體不斷不斷的反抗。
我聽到也知道,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最深沈的恐懼根源到底在哪裡呢?

我很感謝我的朋友們。
上天給我很好的安排,
雖然我是這種個性,但是我的朋友卻是豁達的為多。
他們看得比我開,事情比我放得下。
如果沒有這些人,
我不知道現在會怎樣。

凱龍療法,很吸引人的,如下。
http://blog.roodo.com/crazysexycool/archives/cat_603817.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