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23 台灣女人連線舉辦了一個第二屆查某人的健康四物營
身為一個歐巴桑,
本人「有幸」得以參加。
不過由於 7/23 卡到閩南語進階研習,
所以我只能參加前兩天的活動。


課程的內容可以在 查某人的健康四物營 看到,
有關於從性別角度的健康觀、國家政策、性賀爾蒙.......等。

從來沒很認真以女性主義者自居的理由很多,
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我自己對於「女性主義」的研究還不夠。
上完這次大部分的課程,
覺得很有趣的事情是,
透過這些課程,去印證多年來自己心中的信念。

裡面講了很多關於女性自主的一些看法。
在父權社會的架構下,
女性已經被內化了很多觀念。

我覺得以女性觀點去看的健康觀是很值得每個女人注意的。
如果我們的醫療體制是以男性的角度思考的,
那必定會忽略女性醫療真正所需。

比如說對於更年期的看法,
以男性的看法來說,是卵巢的萎縮、「喪失」生殖能力。
以女性的看法則為,卵巢「完成」生育任務。
如果賀爾蒙的降低是一種「自然性」,
那為何需要「人為」的補充賀爾蒙?
其中有沒有利益的存在(如藥商製藥)?

課程中有個影片觀賞,片名是「墮胎」,
裡面有三段小故事,分別是 1952、1974、1996。
或許我們會以為在 1996 年的時代,一切都已經變得比較好了,
但是其實對女性還是有很多壓力的。
我腦中的畫面一直停留在第一段故事中,
黛咪摩爾(DEMI Moore)由於求助無門,
用一根細長的不明金屬物由下體插入,
企圖把肚中的胎兒弄下來的痛苦,
以及最後她因為接受密醫(甚至不能說是「醫」,就只是一個男人)「處理」之後大量出血在血漬中無助求救的畫面。

我非常慶幸我不是生在古代的女性,
想到科威特竟然在 2005 年才有投票權,
簡直不可思議到極點。

我們所存在的社會,女性不會意識到自己被父權的內化。
因為我們所有的社會規範是由男人制訂出來的。
上次本部落格討論過一些相關的問題,
再度重看之後,覺得我們在討論的時候的角度的確是需要再做調整的。
如果我們用的是女性角度(是真正的角度,而不是「以為已經」站在女性的角度)來看,那很多事情會變得很不一樣。
像前面對更年期的看法,男人會用「喪失」這種負面詞彙,
而女性自己應該用正向的「完成使命」這樣的角度。
其他的如傳統對月經的看待,認為那是污穢、骯髒的象徵,
但是對於女性自身來講,
月經每月幫助身體的代謝、可以當作女性身體狀況的指標,
這種正向的觀念卻要花費這麼長遠的時間才被女性重新認識。

事件的本身會因為立場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詮釋。 
所以從男性角度與女性角度勢必會有不同的詮釋。
而我們的社會是男性的權力社會是無須懷疑的。
(有很多例子,但是我現在不想舉~)

另外一件就是這次認識了一些新朋友。
這種研習可以認識跟自己工作領域相差很多的人,
真是令人高興。
老師的研習能認識的就是能老師,唉..... 很無趣。



 與這個話題曾經在本部落格出現的延伸閱讀:
【隨筆記】想懷孕不必借種
http://blog.pixnet.net/copo/post/4620584

【隨筆記】女人與男人
http://blog.pixnet.net/copo/post/469324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