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知識份子,沒拿到權力的很懦弱,拿到的很無恥」-by 林暉鈞


今天在 facebook 看到我同學轉貼了這一篇文章: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99400
台大別拆我家-懦弱的知識份子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熟悉的臉孔-林暉鈞老師

高中的時候長笛跟陳惠湄老師上課,
林暉鈞是她的先生(ㄜ,現在應該還是吧XD)。
他們是很可愛的人,個性善良樸實。
老師以前只看小丸子,在那個時候她就覺得電視新聞很難看很糟。
長大之後我也終於瞭解為什麼老師只看小丸子。

師丈也很有趣。
我一直記得某一次去上的時候師丈問我要喝什麼?
我說白開水就好,他看看我,
給我冰麥茶。

後來念大學之後,老師也去法國繼續進修,
之後就斷了聯絡。
但是依然在各種媒介中知道老師的蹤跡。

看到師丈為了紹興居民站出來,
心裡很激動。

台灣的知識份子一向都封閉,
當然要說可能是因為以前的白色恐怖的陰影,
但是全然不參與社會活動簡直匪夷所思。
想到喬治‧克隆尼為了抗議人權而遭到逮捕,
台灣的知識份子你在哪裡?

以前的知識分子是良知,是社會進步的動力。
台灣現在呢?
所謂的專家學者,會因為當局的壓力,
說出讓人懷疑其專業能力的話。
明明有害的物質,說那吃一點沒關係。
在我們憤怒不尊重專業的同時,
這些所謂的學者所謂的專業,
自己是不是在踐踏自己的專業!

我不認為自己是知識分子,
頂多就是愛看書的閒人。
但是我認為就是這樣簡單的身份都可以投入關注公共事務,
那那些讀了很多書,擁有很多資源的知識分子
是否曾經關心過生活周遭的一切?

現在的政府已經開始走回頭路。
想要做的想要得到的,不走法律的程序。
對抗強權很難很難,
大家當然會怕。
每個人都希望有安定的日子,
也會擔心我投身之後是不是會有未來?
如果像我走過生命的某種試煉,
會覺得很多事情放棄了就沒有了。
表面上的穩定也只是暫時的。
當有一天這些曾經壓迫別人的事件發生在你身上時,
沒有人可以為你發聲了。

我說過我最近無感。
但是看到師丈做的事情,
我很感動!
加油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