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比穩穩的說:「那是女人病。」

我握著方向盤的手差點扶不住。
「女人病?」

揪比神色自若的說:「是啊,我看你的症狀,就是女人病。」

我依然小心翼翼的握著方向盤,
用我困惑著聲音問著,
「這到底怎麼看啊?」

揪比立刻職業病發作,

「就是頭痛啦,就很想睡覺。然後呢,胃呢悶悶的,還沒食慾。」

我轉了個彎,嘴裡發出「噫--」的一聲。

揪比繼續說著:「我以前還耳朵痛呢,耳鳴、頭暈,還跑去看醫生,也看不出個什麼。」

我繼續向前開著,

「ㄟ,可是在此之前,我沒犯過這些女人病啊!
   以前生理期,還是活繃亂跳的。」

揪比發出見獵心喜的笑意「啊就年紀 到了咩!」

「啊幹!」我咒罵了一聲,卻也反駁不了什麼。

「我明明是個男的啊!!哪來的女人病啊?」

揪比大笑「也是啦!」

我開始準備找停車位,

「好吧,如果用女人病來證明我是個女人,也是值得啦。
   畢竟三十幾年來,這可是第一次驗明正身。」

「啊~我終於變成一個女人了!」
我因為得到這個結論,突然覺得心中快要喜極而泣了。


「總之,一切是病不是病的,就是女人病!」
揪比下了這個肯定的結論,
我也停好車子下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