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在醫生下重藥之後,
有好轉的跡象。
今天天氣很好,
逛完中山女高的校慶,
就到桃園和組長會合。
就在阿明正找到做繫放的地點時,
突然看到馬路上有人要橫越馬路,
阿勒,組長大人啊!
他正提著誘餌要過馬路呢。

組長看到我們來就立刻安排我們顧這一區的誘餌,
他要回去另外顧另外的誘餌。
今天早上半隻都沒有進帳。

正當我看到一隻紅隼停在電線桿上,
(看得到紅隼在哪裡嗎?)



阿明正拿出她的筷子準備吃小七國民便當,
紅隼竟然上網了!

立刻電 call 組長來,
便開始解鳥。

由於組長有交代,
這部分照片不能外流,
所以就不放圖片。


之後到土地公廟旁邊開始進行測量。
我很久沒有做繫放組的測量工作了,
猛禽也是第一次做。
所以這次由我練習上環。

和上陸鳥的環不一樣,
因為猛禽的環是不銹鋼,所以壓環的方式有點不大一樣。
一開始要 over ,
在第二段動作的時候才可以剛剛好密合。

一邊壓,組長一邊指導。
組長說了一句:果然是有做過繫放的有差,馬上可以進入狀況。
呵呵~ 聽了超開心。
我知道組長的意思是說,
我們以前做過繫放,所以雖然壓環動作有點小改變,
也可以立刻進入狀況。
不過大人啊,我們可是經過你嚴格的訓練出身的啊!

之後的測量就給另外一位組員做,我從旁記錄。
阿明和小翟去巡鳥。

後來今天只有這一隻啦!

其中有個小插曲,我們在做最後測量的時候,
有鳥友路過,手上帶了一隻白腹鶇,
被他們在民宅的洗衣機旁發現。
餵了一點水,找了箱子先裝起來。
打電話給康敏求救,
問問看台北獸醫院今天有誰開到比較晚的時間。



後來四點收工,
跑去看「爪哇池鷺」,新鳥種。
腹部有直條斑紋,
不過夏羽會更漂亮。

看到旁邊有空地,
就把白腹鶇放出來看看,
他已經在箱子裡面亂撞一陣子了。
果然一開箱子,就立刻衝出去。
功德一件。

我們在那邊拍照玩了一陣,
試玩組長的 400 鏡頭,
晃動的真是厲害~

包包收一收,就回家囉。
鄉間的田埂路上,
有很多鷺科走過的痕跡,
腳印很可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