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老媽說我是歪嘴雞。
這應該也不是什麼新聞,
不過我覺得我還算是平易近人啊,
只是愛吃好的而已咩。


當天暱稱換成「我媽說我是歪嘴雞」,
才發現原來不少人不知道什麼叫做歪嘴雞。

其實應該說是歪嘴雞仔,
會有個仔的尾音。
這算是通俗的閩南語的用詞,
可是現在卻越來越多人不知道這是什麼。
有人還跟我說,不要說你是機歪嘴就好。

有陣子很喜歡看三立電視台的八點檔,
我忘記是哪一檔了,
劇中的台詞常常用到很多的台灣俗俚,
非常有趣。

語言之死,在於沒有使用流傳。
嚴格來說,我也是受北京語教育長大的,
和同學朋友間的對話都是使用北京語,
甚至很多時候我想事情的時候也是使用北京語。
在教育上使用北京語的訓練,
讓我有很大部分會無法使用我的母語流暢的表達我的意見。

我覺得使用不同語言思考事情會有些不一樣。
同樣一件事情,
使用台語、北京語、客家語、原住民語、英語、日語、德語,
說出來的語氣、語句的結構是不同的。

對於我自己的母語可能在流失當中,
會讓我覺得焦慮。
對於別人的母語在流失,
我也會為他們焦慮。
總覺得就這樣一個語言不見了,很感嘆。
一個語言的發生並不是容易的事情,
但是要消失卻很快速。

閩南語或許沒有這麼迫切消失的危機,
但是正在消逝是個事實。

經歷過「說台語要罰錢」、「說台語要掛狗牌」的年代,
北京語已經成功的成為台灣流通最廣的語言。
在媒體的強力傳送,學校教育的普及,
也使北京語成為台灣最強勢的語言。
我深知想要成功必定得踩著別人往上爬的道理,
雖然我一直很不喜歡這種方式。
北京語成為強勢語言,
踩掉了台語、客家語、原住民語,
他成功了。

一個歪嘴雞,讓我有很大的感慨。
會講的人啊,就多多講吧。
我們這代以經不大會說台語了,
慢我幾年的世代也不會講,
更別說以後我們的小孩會不會講了。




到時候,台語就會完全死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