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阿桂拉著我的手哀嚎著:

「你要畢業了嗎?唉,不要啦,妳畢業了,以後誰來取悅老師?」



護士阿姨三不五十跟我說,

要我好好去取悅老闆,

把她弄得開開心心的,大家才有好日子過。



當年幫大哥伴奏去上小東東的課時,

某次大哥跟我說,下次早點進去好不好?

我問幹嘛?前面發聲我去又沒事做。

大哥說:

「不是啦,每次妳進來的時候,老師比較開心耶,救我一下啦。」



做繫放的時候,大概只有我可以跟那個人見人怕的組長,

你一言我一語,講些五四三。



所以呢?這就是我的人生嗎?

只能甘草過一輩子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