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葉老大說我已經不是他的學生了,
所以不算是上課筆記。
不過我覺得是我覺得能讓我學習到的人,
都是該尊稱一句「師」。

 先要從葉老大一篇文章說起,
http://www.wretch.cc/blog/andreiyeh&article_id=18545277
下面的回應。

我是頗認真去想像樂曲的事情,
不過被老師提到我一個罩門。
之後我們在 msn 談了這件事情。
我大概整理如下。
「我」當然是我,「葉」是葉老師。

=================================
我:

我覺得那是我的罩門,就是我的確覺得我是會先看佐證、或者是邏輯分析之類的東西。看起來真的會差滿遠的....
        
我突然覺得,也許我應該學電腦啊、法律啊之類的東西才對,太唯物論了

葉:哈,坦白說,妳挺適合做官,但我已沒法冀望妳未來做像文化部長啊,或是教育部長什麼的。因為,在台灣做官是不可能被人指望能甚至能被肯定,原因在於,永遠只能做客觀的東西分析客觀的概念。我不反對客觀的態度,但只有客觀這樣唯一尺度去衡量,那也不客觀。最重要的是沒顯現自己的東西與修養,只能說說別人的話而已,因為妳沒主意,沒消化,連道理也沒感受到。更遑論意境的東西,講出來的只是鸚鵡學舌!

       分析的書籍,我認為要小心的去選擇。就像妳如果沒練過或是沒練而只是分析,妳無法從中得到美麗的東西。講了半天的繽紛白雪,妳知道,但妳真的知道嗎?答案很難說有。妳去過日本或許有看到,妳去過合歡山七星山(哈,又是七星山!)或許有看到,但內心的感受跟,妳如果在那個環境生活的人,哪一個讓妳感受得到悽涼這兩個字?

       妳去日本去合歡山去七星山,那是去玩,去嚐鮮,堆雪人丟雪球,這只有在生活在那樣白茫茫的居民在聖誕夜時讓自己去享受,但大多沒什麼錢的平民只能靠像賣火柴的女孩那樣去想像。


我:

其實我很少聽到人家這樣說我→「沒主意,沒消化,連道理也沒感受到」。
這我的確應該要好好的想一下。
的確某些時刻我被人講說我太過冷血,不近情理。我總覺得必須要看事件去放感情。

葉:

妳不是冷血,妳是不了解

我:

齁齁
好吧  那出團去俄羅斯生活一陣子吧
到底西伯利亞長怎樣都不知道  當然也想像不出來

葉:
那妳就錯啦,妳就自各ㄦ自助旅行,就呆在西伯利亞至少半年,就地慢慢仔細走訪,跟著他們排隊買東西,根他們細細品嚐有時寂寥但遼闊又不明的未來,半年後回來,妳的血式熱的,妳的心是暖的,妳的人性是親和的。
妳會比較有自己的主意,但..........不自我!!!

我:
說真的,當年大學畢業的時候,就想過每年暑假應該到各地方去住住,體驗感受每個國家不同的地方。不過認真說起來有執行過的,數不出來。頂多就是某年去美國,住我朋友那兒一個禮拜。美國那地方,唉~

葉:
我覺得出國就是最好不要住朋友那兒之類的,給人安排是適合短時間出國的人適用的,被人安排當然方便,但妳沒太大機會細細品味與觀察,去哪兒都一樣。

如果任何人出國,能有機會試著跟當地人一樣生活模式一段時間,能試著學習並融入了跟當地人的民族性思維兒生活,那妳的人格素質才真的是多元、客觀。

我:
嗯嗯 我出去都是自助旅行,因為我討厭跟團。

唉 那是我曾經想像過的,租個小屋,跟大家住在一起,買東西、吃東西,看別人怎麼過活的。沒有實現的原因是因為:沒錢 

ㄟ,老師~這段對話能不能寫在我部落格啊?
這也是「上課筆記」耶~  哈哈

葉:
可以呀,就po上企。不用上課筆記啦,妳已不是我學生了。
當朋友聊天記。

我:
唉唷,別這樣嘛,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咩~老師當然還是老師啊!

葉:
我個人是反對這樣的觀念,太多為師者就是仗著這個道理為所欲為。

我:
呵呵~ 其實我跟我比較大的學生也不大像師生關係。

不過我覺得這種對話,對我來講是有學到東西的,能讓我學到東西的,我都會敬稱為「師」,倒不是因為師生關係,純粹是尊敬。能學到一些想法,在以後的一些看法上會有一些改變。

葉:
哈,妳可能沒注意到,其實很多我所說的,也是對自己說的!
我說出來有些我得承認是違心之論,但是正面的,所以也對我自各ㄦ說,是讓自己別過偏頗!


============================================

的確,
人文涵養的確應該多加強。
我實在不能否認某些時候太注重邏輯以及推理。

這幾年的旅行都在日本,
仔細想想,雖然是自助旅行,但是要做到「融入當地身活」,
這顯然還是沒做到。
畢竟「觀光客」的心情是無法和當地人相比的。

在唯心與唯物中要取得平衡,是件很困難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