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試之後,其實不想再去想了。

不過總是事與願違,

這幾天和同學密切聯繫,

不得不去面對考試這件事情。



彈得不好是不能找理由牽拖的。

就是這麼殘忍,無論多認真多努力,

沒有天份就是不行。

臨場會發生什麼事情沒有人會知道。



我完全接受老大對於我之前的結論,

我現在是在承受我以前的因所種下的果而已。



剛剛把大四時候的巡迴音樂會 mp3 拿出來聽。

到底我那時候在幹嘛呢?

Brahms op.114  for piano、clarinet and cello。

Quatuor flute quartet。

練室內樂、練長笛、練伴奏。

練鋼琴?

不記得了。



記憶中唯一最喜歡的表現,

是幫清在大四練的一個伴奏,

瘋狂單簧管,伴奏只能說也是無敵瘋狂。

我記得練的我們很煩,因為只有我們自己和的時候,

根本不會「合」,就只有「亂」。

阿男老師的點撥一下,曲子就跑出來了。

在高雄那場,只能說是一整個爽。

她吹得很棒,我也彈得很高興。



錄音中的長笛聽起來也很不賴,

非常好笑的四重奏,

因為第一跟第四竟然是副修吹的,主修吹中間兩部。

其中得要用到打舌的技巧,

也是我們兩個副修負責打(譜上是要四個一起打)。



我一點都不想聽自己的鋼琴solo。



出來上班聽我指揮的合唱團也很不錯,

還頗有樣子,曲子修了,也拿了名次,



唯獨只有彈鋼琴。

為什麼這麼難?



吹長笛、彈伴奏、指揮合唱團,

我都覺得很開心,很好。

可是彈鋼琴的時候,整個人就倒退二十年一樣。



真的好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