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的隨筆記之後,很久沒有寫了。

因為我的時間花費在記錄孩子的狀況以及跟養母筆戰。



從一開始發現傷痕開始,

教學理念、生活照顧、日常作息,

無一不是記錄的對象。



拖了四個月,本來生母期待的法律程序直接跳過了,

當機立斷的把孩子帶走了。



我心中的複雜不知道該如何敘述。



和養母交手的過程當中,

每天的精神是很緊繃的。



每天早上睜開眼睛,就不想去上班。

和孩子不想上學一樣。

害怕面對滿滿小字的聯絡簿,

害怕面對冷嘲熱諷。



班上還有另外30位孩子需要我。

一定得要振作精神。



我每天如此提醒自己。



不,還是 31 位孩子。

因為她更需要我。



養母是完全無法溝通的。

她用三十年前的方法在教育這個孩子。

孩子在身心部分的問題她完全無法接受。

還是認為孩子不打不成器。

雖然我個人認為適度的打罵是必須的,

在某些非得要糾正,如偷竊、打架、說謊等。

但是並不是每個孩子都適合這個方式。



孩子入學第一個月,

我的 MC 竟然意外遲到近一個月。

之後的生理期都不正常。

睡眠也不正常。



到底有什麼能夠幫助這個孩子?



聯絡上生母之後,生母決定先採取法律途徑。

但是法律途徑是漫長的。

一方面期待生母能立有作為,一方面和養母的戰爭並沒有停止。



直到今天,生母終於帶走孩子了。



今天一直提醒生母家人,

這個孩子需要更多的愛,更多的時間,

慢慢撿拾她的童年。

有更多行為,需要耐心的矯正。

多給她口語的訓練,讓她善於表達。



心中除了高興可以和養母的戰爭告一段落,

更高興孩子終於能夠回到充滿愛的家庭。



我由衷的祝福她,

能夠幸福,平安的長大。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