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著逐字稿打到一半,
忍不住把逐字稿的一小部分貼給同學,
然後我寫著,

我真心覺得女人沒有救了。
目前我當然不能透漏我的研究的對象說的東西,
但我只能說我對於女人的處境感到心寒。
而更心寒的是,
這一切的一切被女人自己視為理所當然。

這要怎麼繼續努力,都覺得自己沒有用啊啊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