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106.JPG  

我是眾所皆知的豆花控。

從小我就愛吃豆花。

每天傍晚的時候,
總是期待賣豆花的阿伯的叫賣聲快點響起,
這時候要快快的找媽媽拿碗公還有零錢,
到外面等豆花伯。

等豆花伯來了,
碗公給他,跟他說我要買十元的豆花。
豆花伯就會開始舀豆花。

豆花伯的豆花車不大,
打開就是白色的豆花。
看著豆花伯用專用的豆花杓,
一片一片的舀起豆花放進碗公。
接著就是淋上最重要的糖水。

我就興高采烈的帶著我的豆花回家享用。
吃豆花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我一直吃著豆花伯的豆花直到沒聽過他的叫賣聲為止。

之後看不到豆花伯,
我才到市場的薏仁伯吃豆花。

IMG_4839.JPG  

薏仁伯的豆花是屏東最有名的豆花,
在民族市場裡面,
每天都有人在吃豆花。

雖然在我心目中,薏仁伯比不上豆花伯,
但是後來薏仁伯卻是我能追尋的味道。

他們基本上夠相似,
在我從小的認知中,
豆花就應該是這樣。

首先是豆花本身。

個人喜歡的口感是偏軟。
有些豆花簡直硬如豆腐,
不知道到底是吃豆腐還是豆花?

除了口感偏軟之外,
當然還要有豆香味。

有些豆花口感雖軟,但是毫無黃豆味。
吃起來只覺得口中一片糊爛,
亦為失敗之作。

另外一味則是糖水。

糖水必定得搭配二砂細熬的糖水,
才能有足夠的甜度與香氣與豆花搭配。
北部的糖水多半過稀,
顏色不深也沒有糖水應有的香氣。
縱有好豆花也是枉然。

個人愛吃白豆花,
就是豆花加上糖水。
長大後才習慣吃一些加料。
但加料有時候是因為豆花不夠好吃,
得加點料彌補失望的心情。

長大唸書、工作往北部移動,
對於北部的豆花只能用失望兩字形容。
豆花店滿街都有,
但真正好吃的不多。
當然南北口味有差,
但我覺得基本原則沒能掌握十分可惜。

屏東的豆花舀起來就像前兩張一樣,
大大的片狀,覆蓋整個碗面。
顏色深邃的糖水襯在周圍,
美麗又可口。

下切咬來吃,
一大口有大大的滿足。
豆花與糖水的結合,
口中滿滿的豆香。


IMG_4840.JPG

而北部食用豆花的習慣煞是不同。

第一次在台北吃豆花時候被旁邊的人嚇到。
北部的冰豆花是熱豆花加上清冰,
在淋上糖水,類似挫冰的吃法。
而屏東的豆花則是豆花已經是冰涼的,
所以直接可以吃到冰涼豆味。

正由於挫冰的吃法,
所以看到旁人吃豆花竟然是打碎了吃
整碗的豆花碎碎爛爛,和著糖水冰一起吃。

想當然爾,
不知道到底是在吃冰還是吃豆花?

台北的豆花我拍不多,
因為大部分失望多。
大部分的豆花像這樣,
糖水比豆花多,但糖水又不夠香甜。
豆花口感每家不一,
常常吃到過硬的,或者是沒香氣的。

IMG_5253.JPG

當然台北也是有幾家不錯的豆花。
個人推薦三家。

【一、景美夜市豆花】

景美夜市的豆花有不少家,
個人喜歡的是比較靠近景美國小這一頭,
有家炒羊肉的隔壁。

他們家的豆花有股炭燒味,
有些人不愛,不過還算是特色。
他的豆味很夠。
冬天搭配花生湯,也算是不錯。

另外他們家的芋圓和小湯圓也很不錯。

【二、小南門豆花。】

小南門豆花是連鎖的,
不過味道控制的還不錯。
只不過最近吃起來豆香味越來越稀薄,
列入觀察名單。


【三、永吉路的嘉義豆花】

這家豆花靠近在忠孝東路這一頭。
豆味很夠,搭配的是豆漿。
也算是不錯吃的豆花,
有南部的味道。

四、糖朝豆花

雖然曾經有人留言跟我說,
臺灣的糖朝豆花完全比不上香港的,
但是我想說的是,
在台北來說,能吃到這樣的表現,
我就心滿意足了。

糖朝的木桶豆花,
點了之後 15 分鐘才能上。
掀開之後熱氣逼人,色澤美麗。
不論口感、香氣都符合我的要求。


IMG_6117.JPG

糖水顏色雖然沒有屏東的顏色深,
但稠度和甜度都夠。

IMG_6118.JPG

另外一家我覺得非常棒的豆花,
但是他不是豆花店。
公館的四川華神麻辣鍋老闆娘的豆花也是一絕。
早些時候都是在四川華神吃麻辣,
有一大部分是為了老闆娘的豆花。
豆香、滑嫩,
還有鹹甜的兩種吃法。
鹹口味是加上麻辣湯,
甜口味是灑上砂糖粉。
豆花不是天天有,還得碰運氣。
可惜後來麻辣鍋的味道走樣,
我們放棄到那裡吃麻辣,也放棄了豆花。
這是讓我一直覺得很可惜的事。


以上是極度主觀的豆花控的整理。
每人口味不同,對吃的看法不同,所以也不用戰來戰去。
有機會我要來自己做做看,
如果有機會 XDDD




另外是,我非常想要一支豆花杓。
哈哈哈,但非常不好買。

IMG_6120.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