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到兩篇新聞,都是針對巴掌事件。
由於很「精彩」,所以自己來備份存檔一下。
兩篇是中國時報的,這我也不意外。
重點是我畫給自己看的。

家長連署留暴師  學校全知情
這標題好蠢,要是家長在學校做什麼學校都不知道,這學校才有問題吧?

中國時報【石文南、林佩怡/台北報導】

每一次老師出事被指控,總會有家長出面支持,呂姓教師掌摑張姓學童九個巴掌事件,昨再度上演同樣戲碼。三月廿九日呂師任教班級召開班親會,即出現陳情連署書,校方完全知情,全班卅名學生,連署支持肯定呂老師有廿五位家長,這已構成對張姓家長壓力。

其實,廿五位家長真正的目的是希望能有一個穩定的帶班教師,事件發生後來一位代課老師,帶到四月初可能要離開,因此出現支持呂老師的連署,廿五位家長連署動機其實並不複雜。

這還挺豪洨的,事情發生老師請假當然會有代課老師。如果今天呂老師前科累累,以我看到的經驗,絕對是代課老師會帶到期末的。這又反回來講,為什麼家長要老師回來?真的只是覺得不要換老師而已嗎?班親會開完會當天就出現連署要老師回來,班親會應該是討論這件事情發生的嚴重性去衡量的。必然有什麼東西是當天家長達成共識,才會希望老師能夠回來,甚至出現聲援老師的狀況。單純就歸類因為要老師回來教書這樣的理由,記者也太輕鬆。)

想到班親會這件事情,現在講求師生合作,所以各班有班親會在運作是很正常的現象。老師能和班親會合作無間,在活動時由班親會提供人力資源,讓活動順利,對孩子才有正向幫助。現在的班親會地位也不小,也有老師跟班親會處不來弄的灰頭土臉的。所以我對該班班親會的作法與態度覺得很有興趣


不過,昨日溝通會場上出現「聲援呂老師,他是一位好老師」的紅色布條,讓情況一發不可收拾,校長在場來不及制止,直喊「被氣死」。一場家長想穩定班級、讓孩子有好的受教權的本意,焦點完全模糊。

辛苦的張校長,他應該有他的考量,不要節外生枝。結果弄得更混亂。不過我覺得去凸顯其他家長的支持也沒什麼不好。老師打人有錯,要被舉發,小孩子犯錯呢?)

已對受暴學童家長構成壓力

張姓男童遭體罰,連帶全家人內心受創,另一群家長卻為求班級穩定,出面挺痛打學童的呂姓老師。
真的只是為求班級穩定而已嗎?)

認真、嚴謹是校內教師給呂師的普遍評價,但有家長表示,平時雖沒聽說呂老師有打學生的紀錄,但心中難免會想「張小弟事件之後,會不會有下一個受害者,會不會是我的孩子呢?」
哪來的家長啊

另一位家長表示,呂老師急起來會拍桌子,有時學生不乖也會用手「輕敲孩子的頭」,並說「你不對唷!」

學校明顯未扮演好溝通角色

中華民國各級學校家長協會理事長李秀貞表示,老師下手過重,代表他未做好情緒管理,學校已做出懲處,站在教育立場,應讓人有改錯機會,不過議員與家長在學校對罵,對大家都不好。

台北市教師會理事長張文昌表示,呂師教學表現很好,過去無類似情況,才有家長跳出來力挺,事後他表示很後悔,若馬上回去當導師,對老師也不好。他強調,事情演變至今,顯示學校未扮演好溝通的角色。

張文昌說,老師施暴的確不對,第一時間應私下找孩子溝通,了解為何有偏差行為,若老師無法處理,應向學校輔導室求助,或轉介心理師處理,不應該情緒失控,以體罰方式解決。
輔導室的人力不足問題什麼時候要解決?現在小孩的問題不是一個輔導室能夠處理完畢的。快點加派人手吧!)

若這位老師返校教學,對學生會產生什麼影響?書田診所精神科主任江漢光表示,全台有十%至十三%人有神經質傾向,若孩子較神經質,可能發生心悸、盜汗、頭部暈眩、失眠等症狀,更可能有憂鬱傾向,畢竟孩童遇到不愉快的回憶,會產生預期性的焦慮,還沒看到老師就會畏懼。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兒童青少年精神科主任邱顯智說,站在保護孩子的立場,暫時不要讓他跟老師面對面,而且目前無法斷定對孩子有何影響,或許幾年後,甚至長大後才會有負面影響。

 


看問題--打人留下,被打轉學,公平嗎?
(那平常被那小孩打的是活該嗎?)


中國時報【(張志清、石文南、林佩怡)】

台北市一位小二學生被老師不當體罰風波,卻演變成二十多位同班家長連署要留住肇禍老師,遭體罰學生卻可能被迫轉學的局面,這種缺乏同理心和同情心,宛如體制暴力的扭曲現象,令人寒心
當其他孩子被欺負的時候,同理心和同情心不知道在哪裡

孩子被老師打了九巴掌,毫無疑問,情緒嚴重失控的老師必須被調離原班級任教,不料日前該班級召開班親會,全班卅名學生家長中竟然有廿五人參與連署,要求這位體罰老師返回原班級授課,校方的態度也傾向大事化小。

但這樣的發展符合公平、正義嗎?在這個事件中,我們看到的是一群眼中只有自己小孩的家長和要大事化小的學校行政人員,逼迫相對處於弱勢受害學生家長必須忍痛轉學,理由竟然是打人的老師教學認真,被打的孩子調皮搗蛋。
被打家長眼裡也只有自己的小孩啊,只看到自己孩子被打,有看到他孩子欺負別人的時候嗎?如果以前曾經重視過,不會到現在演變成其他家長希望他離開。記者能不能不要一直簡化問題啊?)

大人把教育搞到這種縱容暴力、是非不分的地步,要拿什麼價值來教小孩?
報紙每天用第四權的口號,操弄政治,這是什麼價值觀啊?)

教育不是該教學生甚至社會什麼是對的嗎?這次事件第一優先該被照顧的不是被打的學生嗎?學校若優先考量到學生的感受,就不應該讓這位老師再回到原班級繼續授課,因為這樣等於變相「逼走」被害學生。

老師絕對有教學生不要去摸別的人身體,學生有接受嗎?有接受為什麼還要去摸別人呢?被打的學生沒被照顧嗎?老師也要被懲處了,這也是事實。那些喊著你不走我走的家長的孩子,平常受到多少對待才會有這種聲音出來?別人也有受教權啊

這次事件經過媒體報導發酵,這位學童即使可以回到原班級繼續上學,也可能要面臨極大的同儕壓力,讓他「念不下去」,張小弟又受到二次傷害。大人們於心何忍呢!

有些小孩常讓別人念不下去,記者有沒有想要幫忙主持正義一下?)



本篇純粹本人畫重點,
只覺得那些聲援的家長被污名化,
卻沒有人在乎他們小孩的受教權,
這樣不是一種正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po 的頭像
copo

精神病院的存在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