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兩天就一直泡在俄國裡。



找了一些文章來看,

嗯,大家對俄國派的看法顯然差異很大。

並不是因為我現在跟著俄國派老師所以我這樣說,

今天猛然一回想,

以前聽 CD 的時候,

我自己不自覺中是選擇了俄國派的詮釋。



我一直反覆思索昨天的對話。



有人批評俄國式的風格太強烈,

有人說他們不夠正統(演奏德奧作品時)。

但是我一直想起老師說的,

演奏者對樂曲的構思和表達。



我覺得我們對俄國還是很陌生,

我們不瞭解他們的想法,

他們的生活方式。

如同你跟非洲人說著俄羅斯的雪景,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



不過,對於詮釋,

如果用俄國的想法看德奧作品,

在詮釋上到底能不能做到所謂的「道地」?

又,到底在演奏的時候,

有多少人可以真正彈出作曲家的意念?

如果彈不出作曲家的意念,

那標示這個作曲者的意義何在?



什麼是 Bach?

什麼是 Mozart ?

什麼是 Beethoven?

什麼是 Chopin ?



有時候我覺得,

只有作曲家自己,

才能正確的表達自己的意念啊。

經過別人的腦和手指,

音符雖然一樣,

但是意義上卻是不同的。

所以我一直認為,

沒有誰比較「道地」,

而是誰比較「接近」。



有點像是,

你不是那條魚,

你怎麼知道那條魚快不快樂?

既然你不是作曲家,

你怎麼知道這個音要重還是要輕?



不知道,這麼多年還是搞不大清楚。

或許這可以是下一次和老師的話題。





啊,

繼續泡著有多好。

不過星期一很快就要來了。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趁著記憶猶新的時候快點記下來,可能會記不得老師說的話。本來在聽 Tango 音樂,果然太容易亢奮,換上一張 Rachmaninov Liturgy of St. John Chrysostom,op.31。聽Vesper 大概又會跟著亂唱吧,哈哈。



       
今天談的東西,其實有點難以記下來。一方面有一些人名我記不住,另一方面應該說有些概念我不是很清楚。有些東西老師跳著講,我回神的速度不夠快。總之,還是試著寫一寫,錯了再請老師來改吧。下面的方式和上次不同,我和老師的話會分開來記錄。有些跳段的部分,我就自己合併概念。



       
唉,真是應該錄音的。



==============================================

時間:95428  星期五  14:00

地點:台北市立教育大學音樂館 





       
話題是從一張波蘭音樂節的廣告單開始,我們兩個對美食還比較有興趣一點。老師說,照這樣,我也可以帶一團去莫斯科了!



我:老師您是什麼時候想去俄國的啊?臺灣其實很少人去俄

        
國,大部分還是以美國與歐洲為主。



師:很早以前,十三、四歲就超想去的!



我:十三、四歲......好早啊!



師:那時候是聽了一些鋼琴家,想說,這些人怎麼這麼......

       
強, 怎麼鋼琴會彈成這樣?非常嚮往。



=========
分隔線(就是中間我忘記說什麼了)========



師:要有作品的流傳、被演奏,才會有學派的成立。俄國在五

        人組之前,不算有學派的成立。那個時候還是以
德奧為

        主。聲樂在義大利有學派,鋼琴卻沒有。老柴算是俄國派

        嗎?不算。因為他的作品是給西歐人演出的。有的曲子太

        難,最後還是給西歐人演奏。但是要真正發展出自己的技

        巧,必須要有作曲家寫下作品。整個發展是以德奧開始

        的,慢慢才傳開,直到俄羅斯。那時候是
 Liszt

        Legesgy(
)(對不起,聽過卻不知道怎麼拼)兩人傳

        入。
Liszt 前往莫斯科,Le 去了聖彼得堡,似乎就這樣成

        立了兩派。但是要說就這樣分成兩派嗎?其實並不盡
然。

        因為其實兩方的人是互有交流的。這一段其實很複
雜,因

        為
Le 和他的學生 Essipova 結婚,而 Essipova 

        Prokofiev
的老師。Liszt 傳承自華格納(Wagner),而 Le

       走音樂教育路線。兩者的意念是完全不同的。現在雖然交

       流了,但是如果從處理樂曲的最原始的構思、語法等等,

       還是可以分辨兩者的不同。



我:我不大懂的是,既然每個人的詮釋不同,如何去分辨他們

        的派別?

 

師:這個問題其實我以前也問過。應該說臺灣沒有環境讓你去

        多聽。我在莫斯科的時候,只要用學生證蓋個章,就可進

        去聽音樂會了。就一直多聽,聽很多好的演奏。剛開始也

        不知道有什麼不一樣,只知道他彈得很好,或者是技巧很

        好。但是聽久了,慢慢瞭解到他的構思,就可以分辨他的

        派別。以前進去聽的時候,只要有位子就可以坐。遇到比

        較熱門的場次,沒位子坐,就站著聽。國家音樂廳連站著

        都不接受。關於教育,要用最低的價格,讓學生有多學習

        的機會。



我:俄國派在樂曲詮釋的部分,會不會有很大的差異?



師:多少會有。因為整個思考的方式是不同的,對於音樂的哲

        學看法和使用的技巧是不一樣的。 德奧的觸鍵方式是採

       「直接觸鍵」。這和樂器的發展大有關係。從最早期的巴

        哈(J.S Bach)當時的大鍵琴(Harpsichord),由於樂器

        本身的設計,他的觸鍵方式的觸感類似於你用手指去按電

        燈開關一樣。(老師起身示範按電燈開關,我也去按),

        所以德奧的觸鍵方式,就從 Bach 流傳下來至今。但是現

        在的鋼琴設計,你看(老師去按琴鍵),如果用很慢的速

        度去按它,會發現當按鍵下沈時,中間其實會有點停頓,

        才會敲擊琴弦。所以當你用直接觸鍵的話,弦打上去的是

        很直接的。由於敲擊的時間和空間很短,所以無法製造更

        豐富的聲音。俄國派使用的「抓琴鍵」的方式,利用多一

        點的指腹去按鍵,而不用指尖直接觸鍵,為的就是要製造

        琴弦的空間和聲音的飽和。



=========分隔線(就是中間我忘記說什麼了)========



師:Naumov 上課的時候,還是會依照學生的特質授課,並不

        因為是哪一個派別,而框住學生。舉例來說,有的人天生

        氣質就是可以彈出很炫技的,或者很光彩的聲音。有的人

        則是較為嚴謹的。當然他們所受的訓練都是嚴謹的,但是

        在表現上,在轉換自己的看法時,如一段要表現「熱情」

        的音樂,天生者的能力,可能就可以讓他大鳴大放。但是

        對於手指上無法做出光彩聲音的人,但是他非常有自己的

       看法,老師用的方式並不會相同。他會讓他表達自己的看

       法,用其他的方式,將聲音一層一層疊上去,那是另一種

       熱情。所以並不是每個學生的詮釋都會相同。但是在這中

       間,他們的樂思,對樂曲的架構這些訓練,就是從同一個

       學派最早的的樂思而來的。



師:莫札特(Mozart)是很困難的。有次我遇到一個奧地利

        人,和他聊天。我就問他,你們奧地利人對俄國人彈 

        Mozart 的看法呢?他回答:假設這是一幅畫,俄國人彈 

        Mozart ,就像是一直把框框全部抓走。換句話說,奧國

        的彈法則像是必須把 Mozart 放在原有的框架上。這其實

        不算一個好或不好的評價。而是對音樂的看法是如此的。



師:學派這種東西,並不是像科學一樣,先有理論存在的。因

        為本身音樂就是藝術性的東西。所以要先感受,有聲音,

        有想法,最後才會有理論的出現。很多時候,沒有經歷,

        是無法表現出感受的。我第一天到達俄羅斯的時候,車子

        爆胎了,就在省道的路旁停了下來,司機用千斤頂將車子

        頂起來。就在那一剎那間,我感受的是「啊,這下著雪的

        氣候和環境,正是老柴寫的十一月的馬車情境。」沒看過

        下雪,怎麼瞭解下雪的感受呢?我有個學生有次練首曲

        子,怎麼彈就是不對,因為他沒看過中亞的草原,彈起來

        就像七星山上的野草。



師:介紹你看一本書(拿出一本俄文書)【老師,這有中文版

        嗎?】沒有耶。【那我還是等你翻成中文版再看吧~】這

        是Naumov 所寫的類似傳記的書。裡面還有不少照片,還

        有我的名字呢。



我翻書,裡面正有在 29 號琴房的歷屆主人圖像,也看到從以前開始,莫斯科音樂院就是兩台鋼琴上課的照片。



師:你可以去買有簡體版的「涅高滋談藝錄」以及已經有繁體

        版的「鋼琴表演藝術」。尤其是談藝錄,或許會更懂我今

        天所說的。



我:現在台灣大部分的人都是到美國去拿學位,那有美國學派

        嗎?



師:以 Neuhaus 的看法來說,他認為是有美國派的存在。從

        以前戰爭之時, Rachmaninoff 和   Horowitz 去美國,由

        他們大量的演奏,繼而形成美國學派。

        (筆記:個人認為這一段應該是光就俄國學派的分類而另

            外衍生的美國學派,應該不是現在美國真正的學派

            流。)



==================================================



大致上只能記到這樣了。



在一邊寫一邊找資料的時候,正好聽到小普的錄音,

有趣的是,兩個版本一聽,是完全不同的處理方式。

再看看演奏者,

嘖嘖,果然俄國派的聲音大不相同。



http://www.pianosociety.com/index.php?id=117

可以試聽這兩個版本。



說不定比起彈琴,

我更適合研究音樂學,

或者,當個編輯。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啦 是嫌我不夠慘是吧

非得要留點東西在身上才可以是吧

就這樣活生生滑下去

右小腿一塊

右屁股一塊

右手手掌一塊



幹!好痛!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啊~

完‧全‧不‧想‧動。







今天老師們已經宣布期末作業

看了就覺得頭痛

期末作業和小孩的考試攪在一起

我哪去評論中國律學啊

跟數學有關的我都不會啦

還要比較分析他校的課程

我研究大學課程個鳥啊

我又不教大學生

我怎麼分析沒用過的教材

怎麼知道它好不好用啊

就沒教過要我隨便虎爛啊



小普怎麼背都背不起來

手要斷了        頭要炸了

卡個屁啊





啊~

每年這的時候就開始期待暑假

這時候應該都訂好機票和旅館

等著放暑假了

幹    現在一點心情都沒有

還我暑假來啊

我去哪裡發洩我一學期的怨氣啊



啊~



啊~~~



啊~~~~~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隨便逛到的一個網站,

http://www.wretch.cc/blog/jacobjames&article_id=3636334

其實是先看人家的食記啦,

照片好美~



發現有個好玩的東西

http://www.klippel.de/aura/default.html

可以測試你的耳朵喔!



測完發現自己也沒多厲害

現在時間是晚上十點多

平均只能聽到 -12

-15 過了一關,-18 又被打回來~



有興趣的人來試試你的耳朵喔~



=============================



12:15開始玩第二次,

ㄜ,我全部答對了耶...........



當然,可以有圖為證~

不過,改天再弄吧。



是越晚耳朵越好嗎?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了祈求明天的校外教學一切順利,

放學後轉到關渡宮去。

為了省停車費,所以把車停在對面的堤防。



已經好久沒到堤防來了。

之前曾看到大興土木,

把堤防邊的攤販重建,

規劃成一區賣吃的。

光看改建這個部分,

心裡就幹個不停。

大概也從此心生抗拒,

不願意再去看看。



今天看到之後更是傻眼。

堤防整個被改建過了,

圍起欄杆,改造成腳踏車和行人步道。

左邊的蘆葦長得好高,

已經看不到以前涉水的水路。



連接堤防的橋下,停了不少小船。

以前總是不少夜鷺據地為王。

現在,一隻都沒有。



堤防外的濕地,似乎還在,

還看得到水筆仔。

不過地上的土不夠濕潤,

彈塗魚大概也活不久了吧。



看了之後覺得很煩。

幹嘛把她弄成這樣?

攤販集中就很好嗎?

東西還不是一樣難吃。

有腳踏車步道是不錯,

但是為什麼就不能留一些自然景觀呢?

看過去就只有人造的人造的人造的!

除了人造的,還有什麼啊?

這裡是關渡耶!!關渡!!

號稱台北最後一塊淨土,

也被搞成水泥叢林。



醜死了。



我不懂看這種人造物品心情怎麼會好起來。

整個環境經過人造之後,

自然棲地也跟著消失。



到底到底,

要保存的是什麼呢?



人啊,你可以繼續再無知下去,

也可以再自私下去。

反正大地已經開始反撲了。



受死吧。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夢到小妙。



現在她應該不叫小妙了,

不過總是習慣這樣叫她。

也好,替她隱姓埋名。



有點有趣的夢,

好像是運動會吧,

她剛好站起來,

我剛好看到她。

看起來似乎認得我,又好像不記得我。



我找了她們導師和她聊聊。

她們老師竟然用「怪物」形容她。

因為她的頭髮不會長,

她沒有長大,

只維持原來的樣子。



是沒錯,在我夢裡面的樣子,

還是她在我班上的樣子。

問她眼睛好了嗎?她說已經好了。

和我說了不少話,

聲音還是一樣好聽。



很想知道現在她好不好。

以前的事情對她有沒有陰影呢?

頭髮是不是已經長了呢?

眼睛是不是真的好了?



也許她已經不記得我了,

但是我永遠會記得這樣的一個孩子。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參觀人氣統計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時常聽見左手的哀嚎。

我感覺他翻騰的顫動。



他和右手並不平衡。

好像來自不同的地方。



手腕隨時都能發出聲音。

從指尖、指節喀喀喀喀喀不停。

左轉右轉喀喀喀喀喀。

上轉下轉喀喀喀喀喀。



我要每天告訴他,

你好棒,你好乖,你不要怨恨我。



你要乖啊!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今天被拖去幼獅代班。

受人所託,不去也不行。

還好幼獅的指揮都是認識的人,

白老師是我學妹的爹,

駱老師是以前大學的老師。



只能說啊,

技藝這種東西,

還是需要日日磨練的。

太久沒視譜,真的是皮皮搓。

還好只是小曲子,

有些自己唱過,

還勉強蒙混過去。



讓我想起在愛樂的時候的超級伴奏。

沒錯,真的是超級。

愛樂每次練的曲子又臭又長,

伴奏超難。

我們的超級伴奏,就是有辦法跟上。

重點是,他是視譜的!!

視譜!!!視譜!!!!

(聲音加重並且拉長的喊~)

他一說他是視譜的,

每個人只有膜拜他份而已。



超級伴奏後來去米國讀書,

還在米國當交換學生,

換到英國去。



強者,真的是強。

去哪裡還是強。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參觀人氣統計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每次只要聽到別人描述我的性格是「開朗」、「明亮」、「大方」,

總是會渾身起雞皮疙瘩。

而且最近又一直聽到,真是可怕。



每當人家那樣說我,

在我耳裡聽起來彷彿是別人一樣。

我懷疑講的人正在描述的是我。



這種感覺好詭異,

好像在講你,但是其實不是你。

或者那可能是你,不過只是在表皮的你。

然後這層皮就被當成你的標記。

如果不符合這個標記的時候,

好像是敗壞的你。



我覺得那些詞彙對我來講算是「稱讚」,

所謂稱讚是表揚某個特出的事情。

不過這種稱讚聽多了會肚子痛。

因為與現況不符。

聽了耳朵會痛,肚子會痛。



想起來,真的滿噁心的。

不過造這種孽的是我自己,

也怨不得人。

人生在世嘛,

總是用不同的面目在生活。



真是可憐。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親愛的~



雖然我說不在你那邊和你戰,

不過我終究忍不住回到自己的地盤。



嗯。

首先,我認為語言並沒有原罪。



如你所說的,

那正是人的主觀看法所加諸在語言身上。

語言本身有任何的罪過嗎?

你我都清楚,並沒有。



語言必須被使用才有存在的意義。

而被使用的方式很多種。

每種語言中,必定有美麗的一面,

反之,也有令人厭惡的一面。



今天台語被人為是粗俗的、低下的,

我只能說這被洗腦的太厲害了。

問候人家媽媽,

英文也有 fuck you 這個字。

用不用?

用啊,即使「看起來」很「高尚」的白種人,

也不是會 F F 去?

之前學德文,我先叫老師先教點髒話吧,

免得哪天被罵自己都不知道。

法文很優雅吧?就沒有粗字嗎?



當然,這跟使用習慣也有關係。

或許讓你不舒服的,

是那麼吵雜或者開頭那種方式。

若要類舉,那我認為廣東話更是恐怖,

他們的音節念起來有稜有角,

外帶連結線,拖個掛留音,非常大聲。

在飛機上,在船上,聽到也是令人不悅的。

但是,我不能指責廣東話是低下的,是粗俗的,

因為那正是他的語言特性。



再者,我不認為有那種語言在世界上是最特別的,

階級比其他語言要高的。

我一直覺得,

如果你歧視一種語言,

連帶的也是歧視他的使用者。

這就是種族歧視。



台語=粗俗、低下=沒水準→講台語的人沒水準



請想想,是不是如此?



台客台客,

講台語的人很悚,穿衣服很悚

很台,沒水準。

我們的電視每天在宣揚這種睥睨他人的文化。

很多小孩不明其意,還笑說自己是台客,

這是一種悲哀。



在當年官方語言選定之時,

選了北京話;

如果當年中選的南部方言,

那現在大家講的可就不是那北京話了。



很有趣的是,

國高中讀唐詩,

老師都說,如果押韻找不出來,

記得用台語念念看,一定可以找到。

因為那是當時的通用語言。



詩,美嗎?

用台語念啊!

當年這些可都是何洛話寫成的呀。

詩都可以用台語念,那為什麼會說台語低俗呢?



想一想,為什麼我們會覺得台語低俗?

除了使用上的語氣、語法之外,

我們是否真正有機會去認識去瞭解這個語言?



       
從我們要開始學中文時,學的就是所謂的「北京話」。雖然沒有歷經像我們長輩一樣,講台語要罰錢的地步,但是在整個學校教育環境中就以「北京話」作為教學和思考方式。在整個語言發展上面,只獨尊某個而扼殺別人,真是匪夷所思。語言的消失應該是自然性的,如族群中沒有人使用之後漸漸消失。但是,我們之前是「被」人禁止使用的,而不是因為族群人數變少,而慢慢消失,是因為「人為」的作用而讓語言勢力消退。



       
這是非常扭曲和噁心的。我認為有共通語言很重要,畢竟這是要溝通的第一步。但是為了要有共通語言,而殘害其他語言,這是讓人心寒的。人沒有那麼偉大,沒有偉大到可以消滅一個語言文化。



       
現在在台灣就是這樣。講華語就是比較高尚,講台語就是比較低俗。所以我說,洗腦洗的真是徹徹底底。另一個很可笑的是,好像會講英文就很了不起。好像只會說英文,就什麼就會一級棒,即使說話的那個人一點料都沒有,只會泡妞耍帥,這樣就會被捧上天。這是另一種臺灣的悲哀。用語言用外表去劃分一個人,看他穿的是不是名牌,看他會不會講英文,以上都會,喔,那他真是高尚。



 

幹!最好是!



        
一個國家淪落到只注重外表而不重視實力,這樣會有什麼前途?





好了,我真的是越講越遠了。再講就回去教育問題了~



        
我只能說,我希望對各種文化,我們都應該採取包容的態度。去認識他,去瞭解他,才去做相關的評論。互相尊重,不輕視他人,才是王道。





親愛的,你會因為我講台語而歧視我嗎?

希望不會。

我們多年的友情不應該在這小小的歧見下而受到侵襲。

你和趙,大概是我目前唯二和我意識型態不同,

而能安然相處的人。

這也是因為我們對對方都能互相包容,

不是嗎?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能夠去一趟花東真的是太好了。



想到四年前的第一次 319 鄉鎮護照活動,

大概只蓋了八十幾個,

真的只能用「飲恨」兩字形容。



319 板有人把蓋章人分成兩種:

一、蓋章為主,出遊為輔。

二、出遊為主,蓋章為輔。



我覺得我是第一種的。



四年前第一次,不懂得規劃路線,

有時候只能莽撞亂衝。

這次我們有經驗了,

事先研究路線,

討論板還有各種攻略。

每蓋一個章,就像過了一關。



有人會問,以蓋章為主的蓋章有什麼意思?

真的去玩過看過了嗎?



怎麼說呢?

其實跑了臺灣不少地方,

不過,沒有好好的記錄,

什麼時間去了哪裡,看到了什麼。

這次的蓋章行,回來記錄在 blog,

清楚的知道看了什麼吃了什麼玩了什麼。



像這次去花東,

台九和台十一都是跑過幾次的路線,

以前出去不同的旅伴,有不同的感覺。

蓋章,變成是一種紀念。



當然,也有一些新開發的地點。

比如說在一些微笑商店和別人拉勒,

這也是旅途中很有趣的部分。



研究路線也是很有趣的,

要怎麼才能跑得順?

才能順利蓋到印章?

哪裡的路還沒有開通?

往這裡走可不可以?



當然旅伴也是很重要的。

志趣相同的衝衝衝,

在旅途中歡樂不斷。



現在的時間不多,

連假日都要用擠出來的才能去蓋章。

累計目前的 192 鄉鎮,

真是有一種痛快的感覺。



目標的 319 應該無法達成,

畢竟一年的期限快要到了(六月底)。

但是至少終於踏上一些沒去過的鄉鎮。

也發現還有更多可以再去玩的地方。



去日本玩的時候,

發現他們每個地方都有專屬的紀念章,

就會讓人有蒐集的衝動。

上次在東京,

在他們的地下鐵,每個站都有自己的印章,

刻畫的是那個站的歷史,

或者是特殊代表。

要不是時間不夠多,

真是想一站一站下去蓋。



突然發現,我該不會是蓋章狂吧?~



總之,

這也是另一種方式的去發現臺灣。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CWST014831



今天還是起個大早。

雖然昨天連續開了十個小時的車,

只睡七個小時,

但是精神卻很好。

是怎樣?出世就是注定要來玩的是吧?



早上旅館有附早餐,

不過我們暫時不吃。

步行到附近吃「榕樹下米苔目」。



關於米苔目和台東的美食,

就留待我寫台東美食篇再說了。

還有行程要走呢。



今天就由地頭蛇阿明開車,

掃過台東想吃的食物吃後,

終於可以甘願的開始北上了。



我們從台東市出發,

走台 11 線往北。



這條路走過好幾次了,

美麗的海岸風光,

總是讓人想念不已。

南部、東部的海岸就是和北部不一樣。

顏色不一樣,

寬度不一樣,

心情不一樣。



我們先進到富岡漁港,

本來想說要不要派員搭船前往綠島?

一方面是時間沒抓好,

另一方面搭船去綠島只為了蓋章,

實在沒什麼意思。

所以就參觀一下,

當作紀念了。





富岡漁港





候船室





買票的地方。



回到台 11 線,

經過了小野柳等景點。

沒再下去亂逛,

找到東河的小七,蓋下東河印章。

至於有名的東河包子,

上次吃過也不過爾爾,

就不用再增長身上的肥肉了。



途中看到喜歡的景色,我們就停下來走走。

今天的天氣非常好,雖然不是很藍,

不過光線非常充足,是個拍照的好天氣。

應某人要求,幫她拍相親照,

好久沒拍人像了,

反正順便練練我的小銀,就拍拍看吧。

拍的好請掌聲鼓勵,並且歡迎預約;

拍的不好我會立刻下架!





(妳放心,我會讓妳紅的!!)



東河還生產不少水果,

我們沿著台 11 線走,

看到很多水果的造型標記。













東河再往上走,

則到了成功。

我們到東海岸管理處蓋下成功的印章。

這裡的印章是藍色的,

我又發揮我努力不懈的精神,

用力的把它改回紅色。

這裡還有兩個紀念章可以蓋,

一個海洋年,還有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的紀念章。





成功到長濱的路途非常遙遠。

覺得過了好久還沒到長濱。

我有點擔心時間不夠。

經過了很長一段路,終於到達長濱了。

我們在長濱的小七蓋下長濱的印章。



通過長濱時,

到了「樟原」這個地方。

他的警察局很有趣,

屋頂有茅草,門前柱子還有個壺。

更有趣的是,他門牌上寫的是:

「台東縣成功分局樟原派出所」。

喔,他可不是「長濱分局」勒,

是「成功分局」喔!









通過警察局一下子,

又會看到一間造型奇特的教堂。

這也是微笑商店的樟原教會。







通過樟原之後,

就要準備離開台東縣了,

又會發現「歡迎蒞臨台東」的柱子,

旁邊就有牌子寫著「豐濱鄉」和花蓮縣,

以及歡迎蒞臨花蓮的牌子。



掰掰了,台東。



進到豐濱鄉不久,

又會看到北回歸線。

呵呵,昨天看到的是台九線的北回歸線,

今天則是台十一線的北回歸線喔!







進到豐濱,繼續往前到了大港口,

這裡的信箱很有趣,

都會有這家人的名字,

除了漢字之外,還有原住民語發音。

也有特別裝飾自己的房子。









走了一大段還是沒有看到小七,

我們對石梯坪遊客中心沒什麼興趣,

便希望可以找到其他的工作室。

結果真的讓我們找到「生火工作室」。

在這邊蓋下「豐濱」印章,

花蓮也順利 KO了!



我們進去蓋章順便參觀的時候,

問了一下到底生火工作室在做什麼呢?

他們外面有個自己搭的高台,

裡面則是賣有風味餐。











回來查了資料,

http://0rz.net/f21dA 

http://www.seewa.com.tw/hualien/hotel.html

這位林鳳美小姐當天我們有看到她喔,

非常靦腆。

地上鋪的地墊,是她親手編織的。

她說,本來和房子一樣大呢,編了半年。

現在剪下一小塊,當作吃飯的地墊。

桌子則是漂流木,原味十足。



在蓋章的同時,

聽到 CD 不斷的播放一首首的好歌。

我直覺認為這應該市面上買不到,

便問了一位一直在旁邊的先生,

這CD 有賣嗎?是誰唱的?

那位先生說,這是部落的人們的歌聲。

隨便唱,隨便錄的。

突然響起一首女聲,

他說,這是我們部落的四大女高音!

我一直盧那位先生,

可不可以把 CD 賣給我?

那位先生拿了一張簡介,

說每年的 2/11 ,這項鍊工作室,

就會有演唱會。

「誰來 Cepo ,我愛你。」



相關報導:http://0rz.net/651eA 



當然盧到最後,我還是沒有買到 CD。

不過給了我明年來豐濱的好理由。



我們問了項鍊工作室在哪裡?

那位先生說,往回走五百公尺就到了。

本來在賣咖啡,不過現在沒賣。

我們決定一探究竟。



果然真的是五百公尺之後就到了。

一個超陡斜坡。

下去的景色卻非常美。

迎接我們的是三隻狗兒,

卻沒看到人影。

我們拍了照片當作紀念,

就繼續往花蓮市區走了。



項鍊工作室:

http://home.kimo.com.tw/lomod2001/index.html







回到花蓮市,正好三點整。

本來要去宅配液香扁食,

不過人家四點才營業,就免了。

整理好車子,把車還了,

準時搭車回台北了。



在火車上,精神還是很好。

真是愉快的花東行!





本日戰績:【台東】東河→成功(東海岸管理處)→長濱→【花蓮】豐濱(生火工作室)



共計 4 個鄉鎮。



累計:192 個鄉鎮。



花蓮 KO  達成!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CWST014831



看看今天能夠寫多少,因為今天行程真的太滿了~



早上起個大早(唉,不用上班還要這麼早起,就是「一大早」了~),到飯店樓下用餐。早餐相當簡單,我稍微吃了一些。



收拾好行李,丟上車,開始今天的行程。



今天要直殺台東,

看著地圖,嗯,很長的一段路。

加油了!



由於阿明昨晚沒睡好,

我又沒辦法看地圖,

雖然後面一直有人想要自告奮勇,

不過為了大家的安全起見

今天就由我開車吧。



第一站先往「新城」,在小七蓋到章。

我們沿著往機場的方向走,就可以蓋到新城的章。

之前去七星潭玩過,那裡有個可以喝羊奶的咖啡廳。



再繼續往前走,往太魯閣方向走,是「秀林」鄉。

在小七蓋了章。

小七店員說,

今天在太魯閣遊客中心有「太魯閣部落音樂會」。

二話不說,上去了太魯閣遊客中心。

去的時候只見到人家還在搭棚子,

準備擺攤,顯然是沒機會聽到了。



遊客中心有不少紀念章可以蓋,

我們在那邊蓋的不亦樂乎。



不能免俗的,還是得在門牌前面照個像囉~







接著開著昨天的原路回去吉安,

在小七蓋了「吉安」的印章。

本來想要找找看那家中很多次頭彩的彩券行,

無奈時間不夠,只好作罷了。



接著我們繞進昨天晚上的萬榮鄉,

補拍了「洪甗藝坊」的照片。

也終於解開我們昨天為什麼從西林村出來的時候路不一樣,

原來是有個地方得轉出去,

可是天色太暗,沒看到要轉的路口,

就錯過囉。





接下來我們一直沿著台九線往南走。

吉安過後是光復鄉。

這時感受到洪明德老師每天從西林村到太巴塱國小的路途,其實還滿遙遠的。

光復是在小七蓋的印章。

有個人吵著說要吃糖廠的冰,

所以也轉進糖廠。

可惜我不能吃冰,只能望冰興嘆。



接著光復鄉的是瑞穗鄉,

沒錯,就是那個瑞穗鮮乳的瑞穗。

一樣在小七蓋到瑞穗的章。

經過富源的時候,

想起某一年來玩,

發現了一大片青葙(忘記是不是這樣寫了),

非常漂亮。



原來蓋章也是可以複習回憶的。



當然,我們也經過了北回歸線。









通過瑞穗後,要進玉里前,

我們轉進去中平,去找卓溪鄉的「塔扉拉文史工作室」。

幸好出發前有研究資料,

不然可能找不到這卓溪鄉唯一的蓋章點。

(感謝 PTT 319 板 Byzantium 板友的分享)



通過一大片稻田之後,

進去的路如同 Byzantium 說的,

先找到教堂,就看到塔扉拉工作室。







先蓋了印章之後,我們進到裡面參觀。



小小的竹棚裡面,擺設了一些他們的作品。





(竹簍)





(包包,下方中間則仿布農族男性的打獵背包)



去的時候他們正在用餐,

有點不大好意思打擾人家。

工作室主要是做布農族的編織品。

是為女性所編織的。

她拿了幾款讓大家看一下她的作品。

馬上有人很開心的裝起貴婦。





(立用手上提的,是用人工纖維的編織品。)



她和我們聊起,如果能夠自己種植苧麻,

就可省掉一些購買原料的成本。

她們希望可以把布農族的傳統編織延續下去。

這種包包的編織,底部是最難完成的。

把手的部分,使用真正的竹子。

所以材料部分並不便宜。



她又介紹我們她使用編織法,

但是是不同材質的編織包,

雖然沒有完成,

但是那個綠色真的綠的很漂亮。



立用掃了一個編織包,

謝過他們之後,我們繼續往南走。



時間其實有點晚了,

我們開始直衝,

台九線一路下去,

在小七蓋了「玉里」和「富里」兩個章。



富里的小七在市區內,

在富里國中對面。

富里國中的入口非常特別,

可以細細觀察一下。







通過富里,表示要到達台東了!!



心中真是很振奮,

不過,距離我們的目標—台東最南的達仁鄉可還遠著很呢。







台東,我們來了!



台九線進入台東是由池上鄉進去的。

本來想說要不要來個池上便當勒~

不過今天沒有什麼飢餓感,

就別吃吧。



池上接著是「海端鄉」,

海端是進入南橫的入口,

沒有小七。

微笑商店大多在南橫路線上。

我們先打電話到「布農族文物館」,

詢問之後,確定它在過初來大橋不遠處。

開了一小段,終於到達「布農族文物館」。



裡面只有一位先生在,

印章放在售票處。

我們對裡面還滿好奇的,

便買了票,進去參觀一下(大人50元)。



進去時,正在播放有名的布農族八部合音,

真是天籟。

裡面陳設了一些布農族的文物、照片。

布農族的衣物以藍色為主,

我們也看到了類似塔扉拉工作室的編織品。



出來的時候和那位先生小聊一下,

他說布農族文物館建了幾年,

不過沒有什麼錢維修。

前面廣場的破洞,本應該用琉璃補的,

可是只能用水泥填上去。

平常沒什麼人來這邊,

不過四月21、22日,

是布農族的「打耳祭」,

到時候就會很熱鬧了。

這裡的發展比不上「紅葉溫泉」,

那裡不僅有少棒隊,還有溫泉可以泡。

所以那邊發展的比較好。



謝過那位先生後,我們繼續往前開,

通過海端鄉,就往關山的路上走。









到了關山,去農會超市逛逛,

阿明和立用買了關山香米,

在小七蓋完章,

我們又立刻啟程。

繼續往前,在小七蓋了「鹿野」的印章。



接著我們要切入東34線沒有小七的「延平鄉」。

阿明指示我前往「布農部落」。

以前不用錢,現在進去要贊助費 120 元。

我們派立用去問一下,

她可以讓我們進去蓋章。

我們在那邊蓋下延平的印章。

它也有一些其他紀念章,

還有自製的微笑延平章呢。

這裡的印章是藍色的,

此時,自備印泥終於派上用場!

小七的紙巾也超好用,

在我狠命的擦拭之下,

我的延平還是紅色章呢。



從布農部落出來,我們要準備下山。



途中,我們正巧看到人家正在採茶呢!

呵呵,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採茶。

旁邊一直有人吆喝動作快動作快,

我們在車上說:「為什麼要動作快啊?」

只聽吆喝的人說:「就快下雨了,還不趕快!」

哈哈~









我們繼續走回台九線,

接著我們通過卑南鄉。

卑南鄉的範圍非常大,

所以開了滿久的車。

在初鹿牧場附近的小七蓋下卑南鄉的印章。

還到對面買了一瓶從小喝到大的初鹿鮮乳。

沒有人要喝豬血湯,

所以我們直接繼續往南走。



沒錯,我們繼續走,通過太麻里,

確定有小七,所以我們繼續先殺到「金峰鄉」。

金峰鄉沒有小七,只有兩個蓋章點。

在出現金峰指示牌之後,

就從台九線右轉至金峰,

沿著「金峰溫泉」的指標走,

會看到一個奇特的門牌,

再往前一點,

就會看到「好地方小吃部」的招牌。





門牌







小吃部的指標

這個指標有左右兩條叉路,

有右邊走,會看到另一個石頭招牌,

就是這一家囉。







進去的時候,一個女主人在洗車。

看不出有賣什麼風味餐。

在這邊蓋下「金峰」的印章。



離開金峰,我們繼續往前,

在大武的小七蓋下「大武」印章。

這間小七很好玩,

裡面還賣蠟染的產品,

便宜又好。



過大武,就是達仁了!!

此時離屏東也越來越近,

真是有衝動回去屏東。



莫約半小時,終於到達達仁。

達仁沒有小七,這時間已經晚上快七點了,

所以我們在山海關加油站旁的中油商店蓋下「達仁」的印章。



蓋印章的時候,

聽到店員打電話問朋友地震的消息,

立用一問之下,原來發生地震了。

我們很訝異,因為我們四個人都沒感覺。

另一名客人進來跟我們說:

「剛剛地震很大喔!可能你們開車沒感覺。」



我們滿腹狐疑,開始往台東市方向回去。

途中在太麻里的小七蓋了太麻里的印章。

跟裡面顧客一問,

地震真的很大!



我和阿明換手,台東是她的地盤。

我們決定先去知本吃黑松羊肉爐,

再回去公教會館 Check in。

(羊肉爐等我寫完之後,在開個台東美食篇吧。)



我們那時還沒有發現,

怎麼黑松的人這麼少。

等我們回到公教會館,

拎著行李準備住進去,

櫃臺說:「今天沒辦法住了!」



什麼?!



「因為我們樓層比較高,今天下午的地震太大,電視都掉下來。牆壁也有些裂開,粉塵很多。為了安全起見,今天只得取消訂房了。」



這個時候我們才意識到,地震真的很嚴重。

該怎麼辦好呢?

我們討論一下,先看有沒有可以住的,

如果真的沒有,

再直殺回花蓮,提前還車,提前回台北。



我們不回知本看知本的飯店,

因為震央在卑南,知本正在卑南。

繞去看了康橋大飯店,

只見應該是閃亮亮飯店,

此時燈光黯淡,有幾個人在門口。

詢問的結果,本日暫停營業。

因為地震的關係,水管震壞了。



喔,真是讚,連康橋這麼新的建築物都這樣了,

那真是棒透了。

雖然如此,我們決定既然都來到台東了,

該吃的還是要吃!!

喔喔,衝去林家臭豆腐吧!



在往林家臭豆腐的路上,

看到台東消防局,

把消防車都開了出來,

消防局外面拉上了危險封條。

後來才知道,

原來消防局受損不小。



停好車,在林家臭豆腐對面有家假期商務旅館,

看起來好像還算乾淨。

去問了一下,地震沒有什麼傷害,

價錢也還合理,決定就住一晚吧!



當然,臭豆腐還是要吃的!!

吃完臭豆腐,

我們還是要蓋台東的印章。

跑了三家小七才蓋到。

因為小七裡面都還在整理,

第一家小七都是各種物品混雜的怪味。

第三家小七的天花板開了,

店員被煙櫃砸到腫了一個包。



蓋完台東印章,

就趕快回去休息,

看看台東的災情多嚴重。





本日戰績:【花蓮】新城→秀林→吉安→光復→瑞穗→卓溪(塔扉拉文史工作室)→玉里→富里→【台東】池上→海端(布農文物館)→關山→鹿野→延平(布農部落)→卑南→金峰(好地方小吃部)→大武→達仁(山海關加油站)→太麻里→台東



共計:19 個鄉鎮



累計:188 鄉鎮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CWST014831



一個月前知道四月一號老師不上課,

立刻爽的招兵買馬,

因為花東團終於有希望了。



大家興致勃勃的加入花東團,

不過後來有個豬頭因故退出。

(沒錯!我就是在說你~)



本次蓋章團成員:

立用、阿廣、阿明和我,共四枚。



我們決定搭車到花蓮在租車直殺。

由於時間接近清明節,加上花蓮的票一直很熱門,

所以前置作業時辛苦立用和阿明早起打電話訂火車票。

立用還包辦了訂房和訂車,真是鳥不起。



本來預定搭五點多的車子出發,

後來上星期得知本人星期五下午的課不用上,

立刻改訂下午兩點半的票,

竟然還有票!真是一整個爽!



立用、阿明和我三人先出發,阿廣則搭五點多的火車。

星期五中午送走小孩,整理一下教室,吃個午餐,就衝往台北車站。

抵達花蓮五點十分,真是讚,這樣就可以先蓋一些章了。



取了車,先直衝萬榮鄉。

因為萬榮鄉是花蓮唯二兩個沒有小七的鄉鎮。



林田山咖啡已經休息了,

所以我們只能選擇「洪甗藝坊」。

查 319 微笑網站得知,「洪甗藝坊」的主人是西林國小的老師,

再查了西林國小的網頁,

原來是從兆豐農場斜對面進去。

我們先打微笑護照上的電話到「洪甗藝坊」,

不過接電話的卻說是「西林國小」。

後來給了我們一支電話,要我們打過去問今天有沒有開。

由於我耍笨,沒把電話記下來,打過去之後又沒人接,

所以決定先去西林國小看看。



由於車況還沒有很熟(Ford Tierra 1.6),

也因為天色慢慢暗了,所以速度慢了些。

沿著台九線的指標往萬榮走,

路邊會看到兆豐農場的廣告牌,

過了一個大彎下橋之後,

立刻右轉進入西林村。

走到 T 字路口底右轉,繼續往前走,

就看到西林國小在右手邊。



裡面辦公室燈還亮著,有位先生在裡面。

我們問了他知不知道洪甗藝坊的地址?

他搞不大清楚。

便叫我們自己看通訊錄~

(OS:可是我們記不得主人的名字啊!)



後來,哈哈,看到電腦,我說,借我查一下吧。

查道319 微笑網站,

原來地址在西林村10鄰 177 號。

我們先打個電話過去,確定藝坊現在有人在。



呃.....可是天這麼黑,我們怎麼知道10鄰 177 號在哪裡啊!?



這是有個少年ㄟ走進來,說:「喔,那在校長家附近咩!」

(OS:校長家附近在哪裡啊?)

少年ㄟ說:「我帶你們去吧!」



後來一問,原來這是替代役,

閒著也是閒著,雖然便當已經買回來了,

還是騎著摩托車帶我們到了「洪甗藝坊」。



在我的逼迫之下,拍了一張他的照片(其實是四張,因為天色太暗一直失敗),

在這邊感謝他!



雖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

花蓮縣萬榮鄉西林國小的替代役男是個好人!







洪甗藝坊的走法:

台九線兆豐農場斜對面往西林村方向,

第一個路口向右轉往西林國小方向(有指示牌),

往前直走遇到第一個叉路口左轉,往「祥恩診所」方向。

超過祥恩診所一百多公尺的同側,

就可以看到外觀特別的洪甗藝坊。




出來迎接我們的是女主人吳玉梅老師,

她告訴我們印章就放在門邊。

接著是男主人洪明德老師出來看看,

我們問他可不可以參觀一下藝坊呢?

洪老師非常阿殺力說當然可以,

就去拉開鐵門讓我們進去看看。



洪老師說他在忙,叫我們先自己看看,除了某一區不要進去之外,其他的都可以隨意欣賞。







裡面非常寬敞,兩面牆的壁櫥是一些作品的擺放,中間則是陶藝教學場地。

裡面有好幾台拉坯的機器,還有捏陶的造型工具。

用塊小黑板當空間區隔,還有一些基本介紹。

如作品圖騰的象徵意義:







或者是作品類型和活動照片:







壁櫥裡有一些作品我們看了都很喜歡,

挑一挑,問老師可不可以割愛?

老師說:「能賣就賣啊!為什麼不賣?」

哇哈哈!

我們把我們想要的放在桌上,

老師先看看能不能賣。

果然,阿明的眼光好,挑中的瓶子老師說不賣。

因為這是他的朋友送他的,有紀念價值。

只好拍個照留念囉。







算算之後,老師說全部900元。

啊沒有零錢找,你們就再挑一樣吧。

我們很開心又挑了一樣,開始包裝。



一邊包裝一邊和老師閒聊。

老師是太巴塱國小老師,在這裡推廣陶藝,也結合藝術與人文發展。

老師說附近還有個山,是個釣魚泡溫泉的好地方,不過最好要開四輪傳動的車子比較好上去,在那裡釣魚可是很愜意。還好我們是今天到的,不然明天他們就要出門釣魚去了。



拿著我們的「戰利品」(才第一站啊!),到前門蓋下印章,繼續和吳老師聊聊。吳老師說她們家都是自己裝飾布置的,看得到的,都是自己動手做。孩子也跟著一起做。由於天色昏暗,拍不清楚,所以當天沒有拍下老師他們家的樣子。不過後來因為路線的關係,我們又來了一次,拍了一些照片。















謝過老師一家人,我們要趕回花蓮市接阿廣。

一轉回台九,就有一家小七,可以蓋「鳳林」的印章。

回程途中還有「壽豐」和「吉安」。

由於吉安的印泥印色不好,所以「吉安」沒蓋到。



回到車站接到阿廣,先去填飽肚子,還外帶小籠包和魯味回去。

路中看到花蓮小七,蓋下「花蓮」印章。

這次住的是「洄瀾客棧」,還算是乾淨。



梳洗完就休息了,

明天還要長途奮戰呢!





本日戰績:

萬榮(洪甗藝坊)→鳳林→壽豐→花蓮。

共計 4 個印章,累計169個印章。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