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不是廣告文,真的。



今天昨完療程之後,要簽AP的單子。

芳療師驚呼,哇,妳這麼久沒來了啊。



我只能嘿嘿的乾笑。



好久沒過去做療程了。



每天繁忙的工作,累積的各式各樣的情緒。

發洩掉的和沒發洩掉的。

搞到連我的 MC 都抗議了。



今天的芳療師是 Wing,

有著甜甜的笑容。



一抓周,中心點的需要自己,情緒面的需要極度放鬆,身體面的飛翔。

只是再再證明我和精油之間完美無缺的合作。



因為生理不順,所以芳療師又特地幫我挑選了女性相關用油。



可能是真的太久沒有做了,或者是 Wing 她特別細心吧。

她手掌的速度和波動讓我很感動。



在腹部按摩的時候,Wing 特意壓了子宮部位三下,

配合我的呼吸,希望把我的心意傳達給子宮一起聆聽。





如果畫一條線,

線的下方是現實,

線的上方是空靈。

我覺得我存在於這條線的交界。



透過精油,透過按摩,透過瑜珈,

我可以暫時往線的上方。

穩定自己,拋棄現實。

只求和現實的脫離。
















-----

co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